【山行筆記】- 加里山看一葉蘭

撰文.攝影/恐龍

說要去加里山看一葉蘭也嚷嚷好久了,去年錯過了花季,今年特地打聽清楚定好日期約了朋友。無奈今年的氣候異常,4月創下最冷的春天,臨行前又遇上壞天氣只好取消,眼看今年又要遺憾了。還好若萍師姊發願,找了社大植物班夥伴當嚮導,在5月初找了個好天氣終於成行。

加里山雖然不高,但是陡上『抖』下,我的膝蓋還好沒有鬧罷工,回來之後完全沒事,這並非我神勇,而是大家體諒所以走得慢。這群愛好植物的達人進了山裡簡直像回到家中一樣,看到每樣老師教過的植物都要打聲招呼,而且要叫的出名字才算數,跟著他們走一路都浸淫在探險的氛圍中,彷彿剛登陸某個熱帶小島,耳中聽到的都是奇花異草的芳名,有時遇上沒把握的植物大家會詳細觀察仔細討論,當某個人突然說出大家都欣然同意的名稱時,那種相知的感覺只有此道中人才能體會。

我對植物,或者說滿山的植物對我來說多半是絕緣體,我只能把聽到的植物名想像成鳥鳴,也許多聽幾次就會慢慢記得吧,反正不急,我只要看到一葉蘭就心滿意足了。

這次我們走的不是大眾化路線,而是從另一處僻靜的登山口上行,途中除了我們只遇上一組人和狗。剛開始是一大片人工柳杉林,不過林下植被豐富,我是找水晶蘭未果,倒是發現了許多其它的植物。



八角金盤

七葉一枝花

像一枝筆的蕈類

上了鞍部總算看到了水晶蘭,大剌剌地長在路邊,低著頭,像是一匹透明害羞的馬頭一般。

雖然是人造林,還是發現兩種蘭花,一種是翹距根節蘭(沒拍好所以從缺),另一種是馬鞭蘭,這群植物班的同學蠻好玩,感覺是植物通,但是對蘭花沒研究,我約略有個印象有種蘭花長得像平劇中的馬鞭,沒想到回來查書竟然矇對了。

葉片寬大有黃色斑點,花小小的不過顏色絕對不會錯過,哈囉kitty配色。

這裡之前是林場,還保留著運木材的窄軌鐵道,據說是英國人留下的不知是真是假?

從這裡上去開始殘酷的上坡,沒完沒了的上坡,考驗耐力的上坡,不想再看植物的上坡,當大家都覺得夠了的時候,終於到達長有一葉蘭的石壁,零星幾朵長在峭壁上,不會又錯過花期了吧?

還好不是,往上再爬一小段,大片的族群在此,雖然不是想像中的千百朵花海,但也夠讓人感動與滿足了,在下午三點的柔和光線中,石壁上的一葉蘭散發出動人的光彩,就像是剛換上禮服要參加宴會的一群淑女們,時間在催促著她們,不,應該是催促著我們,再不下山天色就晚了,萬一起霧或是下雨就更糟糕,而這兩者據說都是加里山的特色,也是讓一葉蘭得以興盛保持容光煥發的秘方。

相處的時間太短暫,也因此那份意猶未竟的遺憾讓美感更加強烈,簡直像是要與心愛的人訣別那樣依依不捨,空谷之幽蘭就讓她繼續纏綿下去,我們不再打擾了。





回程像是失去控制的火車,一路直下,終於在黃嘴角鴞的呼喚聲中,趕在星星亮起之前回到登山口,出乎意料的沒有下雨沒有起霧,一個非常特別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