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行筆記】- 留在眼底的藍光

山裡非常地安靜,像是熄了燈的房閒, 卻使得細微的聲音反而變得明顯起來。 在我正上方的杉木林裡有一群紅頭山雀正在覓食, 嘰喳的聲音從一棵樹跳躍到另一棵樹。 五到六隻的金翼白眉完全忽視我們的存在, 忙著在林道旁的地上找東西吃。山嵐無聲地來來去去, 搖曳的光線忽明忽暗,因為冷的關係時間彷彿也跟著慢下來。

我們在路旁架好腳架和相機然後安靜地等待, 期待帝雉會像霧一般從上方的森林現身,這裡是大雪山, 中部有名的賞鳥聖地,也是我踏入自然觀察的啟蒙之地。




全神貫注地將精神集中在等待這件事情上是一件疲憊的工作, 尤其是對於不太確定會出現的等待更加累人。 雖然根據之前蒐集的資料和經驗法則几乎可以確定不會撲空, 但是任何的自然規律都有不規則的擾動, 變數就像突然刮起的風或是雲層之間透下的光線一樣無法捉摸, 因此在等待時絕對不能精神恍惚, 由於主体未出現而沒有可以聚焦的對象, 心思必須像隨風飄動的蒲公英花種子, 不斷地遊走在四周可能出現的線索上, 我們的目光像是隱形的箭矢射在無關緊要的目標上。







終於,天氣像煮咖啡的味道一樣變得清朗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