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行筆記】- 藍鵲飛過


2001年剛辭去園區的工作時並沒有立刻加入荒野,那時只想遠離新竹找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想一想,其實那時腦袋裡空空,只知道自己不是什麼,卻搞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變成什麼?還好自然給了我一個很大悠遊的空間,無條件地容許我暫時不做什麼,只是像小孩一樣地到處探索。雖然如此我還是找了個現實上可以接受的項目暫時棲身,報名陽明山國家公園解說志工的徵選,為什麼會選擇陽明山呢?可能跟高中時的連結有關,那時後跟幾個同班同學最常去走的就是陽明山上的步道,那是黑白高中時代唯一有顏色的記憶。

後來2年多的受訓和服勤期間固定會上陽明山,每次去都能看見台灣藍鵲,一小群七八隻聒噪地飛過眼前,山上的藍鵲似乎都不太怕人,常常可以近距離地直接用肉眼觀察,長的誇張的藍色尾羽絲毫不影響牠們的活動,在陽光下那一身的藍配上鮮紅的嘴喙及腳爪,有一種野性的貴氣,真漂亮的鳥兒,我暗自讚嘆著。

之後加入荒野新竹分會變成解說員,開始在地的定點觀察和紀錄,才知道原來美麗的生物不須遠求,自家附近就有好山好水。我之前在新竹求學工作10多年,卻從來沒有好好瞭解這個地方,既不知道他的歷史人文,也不清楚他的自然生態,頂多只是讀書上班工作生活而已,直到開始觀察探索之後才發現其實許多的秘密花園就在家附近不遠之處,以前都是過門而不入,視而未見罷了。

離我家車程不到5分鐘的寶山鄉,因為寶山水庫的關係開發受到限制,不過卻保留了許多低海拔的次生林。清晨開車經過這裡,常常可以跟飛越陵線的藍鵲家族不期而遇,由於產業道路就在陵線上,所以感覺上好像在樹冠層觀察一樣。

在熟悉各個觀察定點的時候,知道新竹荒野的發起是在一個叫做沙坑仔的地方,在參訪附近的竹東圳時有位夥伴(應該是鋕煌)說了一句詩般的語言 – 藍鵲飛過沙坑仔,遂讓當時的我心中有了某種美麗的想像,看著拖著長尾巴藍色的鳥,一隻一隻慢慢飛過,五月盛開著白色油桐花的樹梢,像雪一般的花瓣伴隨著翅膀的風一片片飄落下來,藍色的、白色的、綠色的、紅色的彼此像詩句一樣的交織在一起,不知為何心中有一種莫名感動。

今年終於有機會可以將這個深埋的感動化為影像,跟大家分享。







台灣藍鵲和樹鵲有時會一起活動覓食,同屬於鴉科的他們叫聲都是一樣的粗啞難聽,不過相較之下樹鵲的音量和聒噪又更勝一籌。


由於藍鵲都是家族一起活動,所以常常可以看見一隻接著一隻飛越的畫面,因為台語稱他們為長尾山娘,所以藍鵲飛過的畫面有人形容為長尾陣。要拍攝藍鵲飛行的照片就必須掌握這種特性,此時用400的小砲手持拍攝最好,在第1隻藍鵲飛過時就得準備好,接下來應該有幾次的快門機會,不過失敗率蠻高就是。





這張照片雖然失敗,但是用來說明藍鵲的尾羽構造倒不失為一張好照片,透光清楚的12支尾羽正是台灣藍鵲的標誌,除了中間2支特長的之外,其餘10根都是藍黑尾端有白斑的配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