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之蝶7】木生鳳蝶

 

撰文.攝影/恐龍

要觀察木生鳳蝶,一定要選晴朗天氣。

早春出現的五寶之中,就屬木生鳳蝶最為珍稀,分佈的區域也較為侷限,以致幾年來都無緣得見,今年為了牠特地跑到烏來的福山村去尋寶,沒想到才去了兩次竟然就見著了,雖然數量還是一樣稀少,不過已經心滿意足了,初次相遇的快樂總是最難忘的。

木生鳳蝶出現的季節約在三月中旬到四月初前後,持續的時間很短,高峰期大約兩個禮拜,同時出現的還有升天鳳蝶和斑鳳蝶。

今年的春天被幾次的寒流切割的支離破碎,好天氣的時候都有課要上無法脫身,等到有空了卻往往遇上陰雨天,三月底時看到網路論壇上的蝶訊,知道目標蝶種出現了,決定不再蹉跎,寒流過後的第二天衝福山。

溪畔群聚的青帶、青斑鳳蝶和寬青帶鳳蝶是幸運的徵兆,至少代表當天的蝶況不錯,不過除了斑鳳蝶和黃領蛺蝶之外,連升天鳳蝶的影子沒有。

斑鳳蝶

  青帶、斑鳳蝶和寬青帶鳳蝶群聚沙地

 

這處位於宜蘭台北和桃園交界的山區林相還算完整,溪流兩邊都是翠綠未遭破壞的森林,孕育非常多種生物。

第二次選在即將變天的前一日再探,溪畔聚集了更多的青色系鳳蝶,可以想見夏天時一定更精彩。

這塊位於溪對岸的沙地,前幾日已經有人來過了,我才剛到蝶友就告訴我對面的蝴蝶更多,而且有白色系的蝴蝶,二話不說當然捲褲管過河。冰冷的溪水衝過我的小腿肚,我小心翼翼地前進,卻掩不住心中的興之情。

果然混雜在一大片的青斑鳳蝶之中,出現了兩小片白色的身影,拖曳著長長的尾凸,不是升天鳳蝶就是木生鳳蝶了。

木生鳳蝶和升天鳳蝶的外型非常相似,且常會混棲,因此遲至1961年才被埔里的蝴蝶商人余清金發現(見拉丁學名之亞種名chungianus),所以木生鳳蝶的中文俗名是源於為了紀念他的父親余木生。



木生鳳蝶出現在青斑鳳蝶吸水的行列之中

木生鳳蝶


這天總共看到兩隻,只有一張同入鏡。

不過機會不多,為了拍牠大家可是卯足了勁,我可是遠遠地就趴了下去,然後在沙地上匍匐前進才得到幾張能看的照片,至於後到的人就只能望蝶興歎了,因為一受到干擾之後蝶群分散,要再聚集得耐心等候,不過那天已經沒有第二次機會。


雖然如此,還是依依不捨地等到中午,眼見天氣逐漸轉多雲再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