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雨林】- 眼見不為憑

即使你看見了牠,還是會懷疑這到底是什麼?

在摩鹿國家公園(Mulu NP)的棧道上,一位女夥伴告訴我們她發現了一小片會走路的葉子,立刻引起一陣騷動,我們幾乎是推著她帶我們去看。還好這片葉子很小所以走的不快,這是一片新生的紅色嫩葉。

牠不乖乖地長在枝頭,卻偷跑下來棧道玩耍,即使如此,任何經過的人還是輕易地錯過。

這是一隻馬來西亞產的巨人葉”䗛”(音同休)〈Phyllium giganteum〉一齡若蟲,感謝阿傑提供的資料。

在野外不容易看到葉脩,不過台灣的蟲店卻有進口,這是之前朋友養的,應該也是某種葉虫脩的成蟲,不過翅膀小巧可愛。

另一種也是摹仿嫩芽的椿象若蟲shield bug〈Pycanum rubens〉,有點像市場賣的鮭魚切片。

擬態的天衣無縫唯妙唯肖當然是雨林生物生存的絕招,我們必須張大雙眼觀看,也許是一跟樹枝長了腳,或是一片葉子開始移動,也許只是我們錯誤的想像,或是精神太過於集中之後的疑神疑鬼。

在加汀國家公園的時候,每天都要去看一下大王花盛開的狀況,順便巡一巡步道兩旁看有什麼寶貝,這隻躲在樹葉下的蛾不小心露出翅翼的一角,遂使得接近完美的偽裝有了破綻。

至於這隻躲在落葉堆裡的螳螂就完全隱形了,你找的到牠嗎?

無論顏色、斑點、形狀都已臻完美的演化,這是一隻菱胸枯葉螳螂的終齡若蟲(Deroplatys lobata)。

一旦上了綠樹等待捕食獵物時,昆蟲殺手的形象立刻現形,




晚上的苔蘚堆中有什麼東西蠢蠢欲動?

如果不是揚耀的天眼我們應該看不到這造物者的神奇,這隻苔蘚竹結蟲再次告訴我們眼見不為憑,除非你真的看見了。


在加汀的最後一晚Ending之夜,大人們落落長地討論有關國際荒野的未來和可行的運作方式,小朋友們則聽的頭快碰到地上了的無聊,直到這隻微小的生物從黑暗中飛進來,正巧停在秀山大哥的膝蓋上,好像是來宣布散會一樣。

枯葉蚱蜢的若蟲Bornean dead-leaf grasshopper (Chorotypus sp)?好像帶了頭盔的中世紀武士。


別懷疑,這個樹幹上的耳朵是一個蜂巢。

這個像母豬乳房的東西是螞蟻用土建造出來的巨型蟻丘。

巴哥國家公園小木屋旁的樹林裡,一顆樹瘤在夜幕低垂時開始甦醒,為了等牠伸夠懶腰展翼滑翔,我們調整了吃飯時間的彈性,馬來鼯猴Malayan Flying Lemur讓攝影師又愛又恨,因為翱翔那一刻總是錯過。

仔細看枝葉間,你發現什麼?

是一個扁嘴苦笑?

還是一片長了牛角的西瓜?




長角棘蛛Gasteracantha arcuata (Fabricius) 1793,又稱弓棘腹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