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雨林】 黑夜裡有光

黑夜中隱隱發光的螢光蕈

撰文.攝影/恐龍

離開Semengoh的紅毛猩猩野放中心之後,我們車行向西,逐漸向山裡走,沿途經過幾個熱鬧的小鎮,之前等待渡河的地方已經建好鐵橋,省去不少等待的時間。這裡的華人數量不少,不時可聽到閩語客語或粵語的鄉音,在Lundu小鎮停下午餐時,還發現客家型式的伯公廟就在店家附近,令人倍感親切。
加汀國家公園設立於西元1983年,主要的目的是為了保護稀有的寄生植物,全世界最大的花 – 大王花。整個區域有41平方公里,區內水系豐富水質甘美,也是附近落的水源所在。

由於這裡的森林比較高大,又有小溪經過,所以植物昆蟲的多樣性比巴哥國家公園豐富。雖然要看到大花盛開需要一點運氣,但是夜間觀察絕對不會讓人空手而歸。

雨林之旅的自然體驗活動往往安排許多夜間觀察,有經驗的人都知道,黑夜比白晝更美更豐富,而且夜晚的神秘氣氛可以讓我們的感官更敏銳專注地與自然對話。當夜幕低垂,白天亮麗的影像隨著暑熱一同消逝之際,潛伏在雨林四處的聲音開始熱起來。

因為荒野年年都辦巴哥加汀的熱帶雨林體驗,所以國家公園的管理員之ㄧ劉先生對我們印象深刻,後來也加入沙勞越荒野成為會員,第一天晚上的夜觀有他帶領大家都十分期待。

果然一些私房景點都曝了光,宿舍旁的小山溝裡躲了不少大頭蛙,跟台灣的古氏赤蛙很像,不知是否是同種?

小溪中的大頭蛙

某種大頭蛙,跟台灣的古氏赤蛙很像,不知是不是同種?

離宿舍不遠有條環形步道 – The Plank Walk Trail,沿溪有架設木棧道走起來非常舒適安全,全程繞一圈不到1個小時,我們慢走細看往往2個小時還不夠。

這裡也是尋找光的好所在,不過得先把手電筒的燈光關掉,這時隱藏於地面腐木上的小雨傘就逐漸現形了。不過拍攝螢光蕈得準備好腳架,至少30秒以上的曝光時間和調整較高的iso値才能成功。我試了幾次終於得到刊頭那張能看的,不過沒帶腳架將相機放在地上拍實在不方便,所以就放棄了,何況此次夜觀是要尋覓另一種「光」,可不能在此浪費太時間。

在腐葉堆裡發現某種巨大的扁螢幼蟲,像隻小蟑螂樣大。

某種巨大的扁螢幼蟲
手電筒的光束像飢餓的眼睛,貪婪地搜索任何一種可能的線索,形狀、顏色都不放過。

一隻在葉下休息的蛺蝶紋風不動。

約有15公分長的巨大蚰蜒正靜靜的守候準備隨出擊。

不多久我們來到小溪邊,聽到了潺潺水聲,但卻沒有「光」的聲音。

首先看到一隻中型的綠色樹蛙趴在木棧道上,接著水邊又看到一隻,雖然腳上有吸盤,不過看牠的習性倒有點像斯文豪赤蛙。

中型的綠色樹蛙
就在這時候從溪裡發出一聲巨大的金屬撞擊聲響 – 「光」,主角終於出現了。不過別小看這一聲,7年前牠可是讓徐老師和嚮導花了數個鐘頭尋找而徒勞無功,據說他們找尋的範圍也不過幾坪大的範圍,現在把視野再縮小一點,不過沒看過牠的夥伴依舊看不見本尊。

這位名角兒可是位擬態大師,顏色和形狀模擬成一片雨林中的落葉,趴在溪床上落葉堆中不動時,可以輕易騙過迷濛的眼睛。

眼窩上方的角狀突起就是牠偽裝的秘密武器,這是加汀國家公園的角蛙 Malayan horned frog〈Megophrys nasuta〉。晚上聽音辨位比較能夠找到牠,到了白天牠隨便往石縫落葉堆中一躲,要想見牠就不太容易囉。

清澈的小溪邊的落葉推,是角蛙理想的藏身處。

  

角蛙 Malayan horned frog〈Megophrys nasuta〉

體色與周遭環境融為一體的角蛙

眼窩上方的角狀突起就是角蛙完美偽裝枯葉的秘密武器

流水潺潺,角蛙趴在溪石落葉堆中,展現高明的擬態功力。

觀察者若採取低角度,較能再一片溪石枯葉間看出角蛙隱身的破綻。

角蛙隱身這小區溪石枯葉,就夠把大夥兒折騰一整夜。

這次旅行我與角蛙7年之後再次相逢,看到牠們在這世外桃源的小溪澗中生存良好,心中有很多的感慨,當初那個來到雨林中尋找自我的中年男子,如今已經走出自己的一條秘密小徑,黑夜裡總是有光的,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該失望,也不該放棄自己夢想。

【影片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