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瘋」北橫 – 寬尾鳳蝶

撰文. 攝影/ 恐龍

五月的北橫,令人充滿期待,令人失望落空,也令人美夢成真,多少人在這條路上來往衝刺,流連徘徊,希望幸運女神垂憐,能夠一親芳顏。

還好,我有個朋友叫蝶小小〈台語發音蝶瘋瘋〉,他是我的幸運之神,因為牠的帶領,我看到了 – 寬尾鳳蝶。

這片蓊鬱青翠的山林孕育了不少美麗的蝴蝶,也許是某個轉彎,或是路旁不起眼的崩塌地,就可能是個小小的蝶道,你永遠不知道會遇到什麼珍稀寶物。這是玩家尋寶練功的樂園,對一般遊客來說,走馬看花已經足夠,但如果沒有練就一雙火眼金睛,山林不會開啟它的秘密,我這次有幸能獲得行家領路,才得以一窺堂奧。

目標當然是早已經設定好了,一株花開正好的假赤楊,勾起了我們無限的想像,想像著那如雪的花瓣,趁著黑裡透紅的蝶影,會是如何一個夢幻鏡頭。

想像歸想像,今日卻無緣成真,花上飛舞的雖然也是白裡透紅,但就是少了一些靈性,也許是自己的偏見,也許是物以稀為貴的心態作祟,總覺得如果把大紅紋鳳蝶都換成寬尾鳳蝶(學名:Agehana maraho)那該多好。


漫長的等待開始,有人乾脆把鞋子脫了,山風溪水清清,可以濯我足,髒鞋汗襪臭臭,可以引飛蝶。沒事數數停留的蝴蝶,竟然也記錄3種。

琉璃蛺蝶是最忠實的食客,打死不退。

琉璃蛺蝶吸吮襪上汗漬

這一隻是什麼三線蝶?忘了,遇到這些令我臉上三條線的傢伙,都故意自跳過。

緋蛺蝶吸吮鞋帶

也是被火紋身的緋蛺蝶正忘情地吸吮鞋帶。

琉璃蛺蝶展翼吸吮襪鞋子汗漬

就在大家百無聊賴的時候,第一次好運已經悄悄地潛伏在某處,被第一位幸運兒找到,雖然他很有義氣的呼喊大家,但等到我們趕到趴下時,它一溜煙飛走了,頭也不回地離去,留下傻眼的我們,當時的感覺很想掐人…………..喔,不是啦,是為那位幸運兒感到高興。嗚-嗚- 為何是我。

還好半個小時之後,幸運女神又從上游溪谷飛了下來,然後越飛越低,竟然停來了。




寬尾鳳蝶的千姿百態
牠的來到嚇飛了正在吸水的青斑鳳蝶,一時之間燕瘦環肥,好熱鬧。

顧不得滿地的爛泥和刺鼻的尿味,立刻五體投地趴下去。

慢慢地接近挪移尋找最佳角度,隨著在觀景窗中的蝶影越來越大,顏色身軀越來越清晰,我的心跳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就是那個光呀!雖然只有一次,但是徹底的滿足了,超過我的期望太多,原本想看見就夠了,沒想到竟然能夠拍到,謝謝蝶小囉。

接下來的半天,寬尾的身影下來兩次,沒有再作停留。逐漸加溫的陽光曬的我昏昏欲睡,找個陰涼處又有發現。


某種豆娘正在交配產卵,習性蠻特別,卵並非直接產在水中,而是下在濕的木裡。



數量不少,有人知道是什麼種類的話,請告訴我這個偷懶的人〈有查過兩種洵蟌,但都覺得不像,沒了。〉

本來以為是特殊的品種,結果是很普遍的短尾璁啦。

北橫真是個不錯的地方,又多了一個可以常去探訪的地方,推薦一下蝶小小的網站,他可是個知識淵博的熱血年哩。

「為什麼你叫蝶小?」

「因為人家說我就是那個把蝴蝶拍的很小的傢伙,所以就叫………….XD」

「念起來很像蝶逍肖……………」

【延伸閱讀】

寬尾鳳蝶 – 蝴蝶生態面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