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拍丹頂鶴 – 金山清水溼地(上)


四隻遠渡重洋的丹頂鶴來到台灣,把原本就是熱門路線的野柳金山東北角一帶更是炒的沸沸揚揚,但是等到新聞熱潮過後,還會有人記得這裏有一塊溼地,雖然迷你卻是鳥類的重要棲息地嗎?所以除了湊熱鬧看看熱門鳥之外,也希望藉此機會瞭解一下當地的自然人文,了解所謂金山的清水溼地在哪裡?

台灣的地理位置正好位於東亞鳥類遷徙的路線上,每年秋季南遷時都有數以百萬計的候鳥經過或停留在台灣,而東北角的野柳金山就向伸向大海招換的手臂,當候鳥從北方海洋接觸台灣陸地時,它們首先看到的是約1000公尺高的大屯山系,和山腳下可供休息的河口沖積平原。尤其是野柳峽更是許多過境鳥打尖覓食,或是躲避惡劣天後休息的所在。除了著名的女王頭海蝕地形之外,這裡也記錄了非常多的稀有鳥種,是鳥人門追逐迷鳥或稀有過境鳥的聖地。

不過拍鳥3年以來,卻從不曾來過這裡參拜,因為一想到人多就頭疼,而且一堆人擠在一起怎麼拍都分不出你我,所以每次只能在電腦前望梅止渴。不過這次四隻丹頂鶴的魅力實在太大,可以拍到群體的互動,是我喜歡的題材,加上老婆的督促所以成行。總共密集來了3次,希望能描繪出我所看到的溼地面貌。

初見4隻丹頂鶴的地方就是這片台2線旁的水田,前方是海、右邊是墓仔埔、左邊則是磺溪,圍起一片包含稻田、菜圃和草澤的小溼地,對4隻丹頂鶴來說好像小了些。

為了避免干擾到牠們,第六天即在附近多處立起了警告牌提醒民眾,這應該是多方努力的結果。

許多路過的行人遊客有大半是被鳥人們吸引過來的,大炮級的長鏡頭一字排開時本身就是強而有力的宣傳。

一條簡單的封鎖膠帶拉開人鳥之間的距離,讓觀察者與被觀察者都感到安全自律,也給下一代一個良好示範,知道有些界限應該遵守。

透過鳥會義工的解說讓一般人明瞭4隻丹頂鶴代表的意義,其實是背後支撐的一大片棲地,不只是4隻稀奇的大鳥而已。

從大屯山發源的磺溪在此出海,含有硫磺的酸性水質並不適合魚類生存,卻吸引了大批的鷺鷥在次聚集,尤其是夜鷺幾乎站滿了河岸和岸邊的樹林。當地一位黃先生告訴我們,因為下游有養雞場,雞隻宰殺處理後不要的內臟都排入河中,這也同時解釋了河口處出現的數隻黑鳶,在此盤旋不去的原因。當地有人稱此處為「夜鷺橋」,我見識過幾次鷺鷥受驚或搶食時群飛的場面,果真非常壯觀,據說也算金山一景。

後來4隻丹頂鶴分成兩群,有3隻飛到磺溪左岸更大的濕地去了。

這塊由磺溪、清水溪和西勢溪所圍出來的較大溼地才是真正的清水溼地。

原本一塊一塊的田地因為廢耕許久,已經連成一大片長滿水生植物的草澤,但是短草並無法隱藏丹頂鶴高大的身軀,仍然是眾人注目的焦點,連穿著入時的貴婦也帶著孩子來參一腳。

那邊炮多就往哪兒去準沒錯,這塊半徑至少100米的空曠溼地將大家環繞在外,右上方3個小白點就是主角站立的地方。

幾日來牠們想必也摸熟了地盤,知道如何與四周環伺的人群保持安全距離。

我登上7-11旁的一戶民家2樓屋頂,從這裡可以俯瞰整個溼地,主人慷慨地與我們分享這個絕佳視點,看著四周的高樓和背後的青山,水氣迷濛,雲影飄動,光線變幻莫測,一如丹頂鶴為何降臨在此的原因那般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