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印度野鳥天堂 – 猛禽陸鳥篇

撰文.攝影/恐龍

一大清早,三輪車夫兼鳥導阿信就帶著我和琥珀在枯黃的灌叢中穿梭,我們緊跟在他後面像一群出獵的胡狼,一面注意著周遭鳥族的動靜,一面還得小心避開無處不在的牛糞。自從昨天不經意地與貓頭鷹相遇之後,一臉興奮的表情立刻給了阿信明確的方向,找猛禽和貓頭鷹就對了。今日的目標不知是什麼?只見阿信在前方走走停停,不時用手勢示意我們快點跟上,奈何清晨的時光太過迷離如同夢境,我們走走著走著就分了心,一旁佇立灌叢的黑喉鴝逆光中剪出金色身影,我們一接近他就飛離,卻又停在不遠的另一叢枯枝上招搖不定,追著追著,一會兒阿信就不見了。

不過他很快發現我們跟丟了,不知從何處鑽了出來把我們帶回正軌, 因為正值印度的旱季,所有的樹都無精打采葉落殆盡,早晨的光線像一把火似乎瞬間即可點燃,不久我們接近一棵大樹,樹幹上橫出一截枯枝,他躡手躡腳的前進,我們也躡手躡腳跟隨,待到近處肉眼可見樹梢上一字排開,三隻可愛的橫斑腹小鴞正瞇著眼打著盹呢。看見有人接近,勉強睜開一隻眼瞧瞧我們要幹啥?又忍不住清晨暖暖的陽光催人入眠,看著我們樂不可支,手上的相機舉著也不知按了多少張同樣構圖的快門。

後來發現此種小鴞在園區內的數量頗多,不過保護色良好不易發現,因為白天時光他們大部分都在睡覺,因此多有固定的棲樹,久了車夫們彼此通報倒也不難發現。我喜歡用長鏡頭捕捉小鴞相互依偎的特寫鏡頭。

琥珀的鏡頭裡,一醒一睡的小鴞藏身在濃密的樹影下,也甚是可愛。

國家公園的中心除了大片的溼地沼澤之外,周圍沒有被水淹沒的地方則是枯樹林和大片乾旱的灌叢,因此適合不同習性的動物鳥類棲息。不過在林中找鳥頗費眼力,脖子仰的老高不久就累了,這時聽聲音是個比較聰明的方法,『扣、扣、扣』,一隻身著黃袍頭戴紅帽的小金背三趾啄木,意料之外地出現在很低的樹幹上,夫人的車夫趕緊指給我們看,不過頸子一時之間無法會意過來,待看到時已經錯失快門良機,不過等待他逐漸爬高到達有光線的地方時,一身金黃更顯高貴。

路旁兩隻灰犀鳥正在進食,粗大的嘴喙卻絲毫不影響他們進行優雅的送禮求偶儀式。

藍胸佛法僧是這裡普遍分布的鳥種,在空曠的田地裡也可以看見他藍色的身影飛過。

黑喉紅臀鵯。

紅領綠鸚鵡雙棲雙宿。

藍喉鴝。

赤胸擬啄木。

赭紅尾鴝。

同團的夥伴裡有一位女生對猛禽特別有興趣,強力搜索的結果每天都有新發現,烏雕鴞屬於大型的貓頭鷹,築巢在水澤中獨立的大樹上,這次去發現兩巢,其中之一還育有小貓頭鷹,我們依照船夫的指示遠遠觀察,不敢太過接近。

黑翅鳶。

對於鷹族的狂熱也感染了我們,大家也開始認真辨識鷹種,一支掉落地上的美麗羽毛,上面的花紋似乎暗示了鷹類的可能,結果鳥導巴圖一看給了一個跌破眼鏡的答案:『孔雀母鳥』,身價立刻一落千丈,空歡喜一場,哈哈。

紫花蜜鳥。

在清晨的薄霧中,車子緩緩離開蓋奧拉德奧國家公園,為我們送別的是一隻羽色鮮麗的雄孔雀,牠高踞在凋黃的枯樹叢上,絢麗的尾羽迤邐而下 ,車內夥伴見狀不禁一陣歡呼。霎時間,我覺得此行飽覽的風光,都濃縮在這隻孔雀的扇形尾羽中,迎著晨光閃動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