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教育交流】彼得彼得生學校的工作與遊戲

2016年11月23日 ,黃彥慈同學在清華大學南大校區 ,參與教育部主辦的德國教育交流演講【彼得彼得生學校的工作與遊戲】與會當中,主講者Peter Peterson的校長 Mr.Walter Heilmann,分享他多年來在教學現場的寶貴經驗,與大家進行一場深度的對談。

彥慈表示:「這場演講不僅讓我看見德國為融合教育的努力,更看到與會的在職老師,想為融合教育付出的心,不分體制內外、不論經驗多寡,我們都是一群想為孩子付出的老師。」這個世代需要更多的溝通與合作,希望大家一起為融合教育努力,特將此次「演講筆記」與有興趣的朋友分享,若有未盡之處敬請指正。

簡介/琥珀

封面攝影/郭育仁(Kleve, Germany 的秋天)

15301191_1201978253216097_1649965156_n-%e7%89%88%e6%9c%ac-2

演講整理/黃彥慈(清大環境與文化資源學系研究所)

15181520_1200091763404746_991430955903682790_n

【講者簡介】:Mr. Walter Heilmann(圖右)

1949年Mr. Walter Heilmann出生,1970年起擔任教職,1995~2014年擔任彼得彼得生學校(Peter-petersen-schule/Rosenmaarschule)校長。1981年成為德國 Northrhine-Westfalia 第一位融合班教師, 並在2014年退休後,擔任政府融合教育與學校建築諮詢人員、科隆融合學校校長委員會發言人,以及多所大學的聘任教授。2014年起,擔任歐洲、南美洲等地的教育顧問,指導各地的彼得生學校。


彼得彼得生 Peter-Petersen-Grundschule (耶拿計畫學校)

【主題
德國小學背景:四年制,大多數學校都是半日,全日制僅佔全部小學的1/3
Peter-Petersen-Grundschule
簡介:公立的融合小學,教師由政府分派,採全日制,是融合教育的先鋒學校,由新教育學會探討之實驗教育而起。教師將基本能力課程切成很多個主題進行,學校沒有既定的上下課時間,全校有420位學生,其中75位是特殊生,人數浮動,且零拒絕。
分班:全校以混齡且融合的方式分成16個班級,每班26~28人,一到四年級都有,且每班有兩位老師。(參照圖一)
課程核心概念:融合、混齡、全日制、合作
每班二班導:其一為兼任教師。 每兩班是一個群組,稱為「樹幹群組」(如同一個小學校),老師享有高彈性的教學自主權。

評量:教師寫質性成績評量書,因為在混齡和融合的學校,給分數是沒意義。

15135835_1200091766738079_2161289817778450847_n

圖一‧ 課堂學生組成 (星號為身心障礙學生)

3-1

圖二‧上課情況


為何混齡
學生大多數時間要自我學習,混齡變得重要。
舉例:開學第一天舊生會迎接新生(以「瑪麗亞」為新生舉例),幫忙拿書包並引導他們入班。班級經營的模式會由舊生轉達給新生,如:師舉手表示別說話,舊生會告知規矩。師不用特別說,學生可以相助學習。瑪麗亞也許有一些小問題,其他的舊生會幫他,就不用每件事情都問老師。所以,相較於一般學校待一整班新生,彼得生學校老師比較輕鬆,因為我們利用學生自己相互幫助,師能照顧到真正需要照顧的學生。
第二年,瑪麗亞變舊生,她可以教別人,她很喜歡這個角色,也了解過去學習有多辛苦。第三年,她可能在變成桌長(領導者),角色與相對應之責任逐年改變。
每個孩子都要學習他在班級上扮演的角色。在一般同質性的班級,很容易形成刻板的角色印記,但在這樣的制度中,每一年都有新進的成員,(如:瑪麗亞角色的轉變)學生是流動的,所以有機會改變自己被認定的角色定位。


學校組織
一個班有四個年級,怎麼教?
學校組成方式,以每兩班為一個單位,組成「樹幹群組」。兩班的四位老師組成一個「教師群組」,分別擁有不同專業能力,會有特教老師、保育員、治療師…,大家一起共同進行課程方案設計。享有高度自主性,但也須付出相對應的責任。

4-1

圖三 兩班合作的情況與教室分佈
左、右為個別的班級,中間為團體活動的空間(客廳概念),下面是兩班一起工作的空間空,間都是開放的,沒有一位老師是閉門上課。


課程設計
課程分為兩種(如圖三),各班進行教學的稱為「KERN」(似素養課程),兩班一起合作學習的稱為「KURS」(Course)
在「KURS」的課程中,會教讀說寫算(基本能力),兩班的四位老師依照能力分為四個群組,以桌子為單位,分別上課。若孩子能力不足,可以到前一組練習;反之,若能力已足夠,則將可隨時進到下一組練習。這樣一來,孩子學習的過程可以很即時的調整,也能避免「留級」需要重新認識新群體的問題。
「KURS」的課程讓特殊生可以很自在的在其中,如資優生(6歲身體12歲頭腦),心智尚未成熟,若以跳級的方式讓他去某個適合他程度的年級,這並不是一個好方式。但若因為以「KURS」的方式學習,孩子可以學到適合他且他需要的能力。

1

圖四 「KERN」和「KURS」 意圖

2

圖五 「KURS」課程的四個能 群組


工作計畫(似IEP的方案學習)
每個孩子都有一個自己的工作計畫,至少花一週以上的時間完成。計畫內容可以由程度好的學生自己定,其他則由師生討論後設定。學生花很多時間在做自己的工作計畫,這是一種自主的學習模式,非由老師訂定。但學生也必須為自己的學習負責。(如下圖)

5


為何融合
學生透過混齡可以轉變學習的角色,相較於特教學校,彼得彼得生學校的學生可以學得更多。學生透過合作可以學到更多,分離並非好方式。此外,學生也可以互相幫助,不特別分任何障礙類別,因為我們都一樣平等的身為一個「人類」,而非慈善概念,也讓孩子從小練習認識不同群體的人。


學校合作運作模式
學校沒有所謂的管理者,全部依賴群組相互牽制與支持,德國老師的自我責任感很高,唯有老師想換群組時,會透過校長協調。有些決議(如:選校長)會邀請外部專業人士協助決議。
週一:開行政會議
週二:校務會議:教師群組一人(每兩班派一代表,不固定代表)、特殊治療師群組一人、兼任老師群組一人、行政主管群:校長、副校長、輔導室主任、總務主任。會議記綠條列記錄下來,學校每一個成員都會拿到。包括工友、警衛。

週四:教師群組會議,談校務會議的決議,有問題可以提出,下週二繼續討論。


學習活動

學習活動分四種形式:談話、慶典、遊戲、工作(同等重要)
老師對這四類學習活動有很深入的理解,並且以教育為原則進行引導,而非訓練。學生學習不會僅隸屬於一個班級群體,而是全校一起生活一起學習的概念。
戶外活動設施:如農場,學生要到農場餵小動物;沙坑、水池…,因此會很頻繁的有全校互動。
慶典活動:每週五最後一節為班級慶典,每三週會有一次全校性的慶典,呈現他們在方案學習中的成果(即「KERN」素養課程的成果展現),讓每一個孩子有機會上台。慶典並不會造成老師負擔,包含劇本、服裝、道具…,不同年齡的小孩,負責不同的角色。學校用這種模式讓學生練習面對未來生活。
遊戲:每年有一次全校出遊。


【Q&A】

教師培訓

  • 團體合作:除了班級的樹幹群組,另外將老師依專業能力分成數個群組(數學、英語…)。有經驗的老師會帶領新老師,每個老師都會隸屬於某些團體之中,選教材、教科書、教案設計…都會是團體工作,老師不會是孤軍奮戰。
  • 進修:政府會給經費讓老師進大學進修,或請校外的專業人士協助。

困難與限制

  • 感覺上老師需要花很多的時間,但我們都用團隊合作的方式進行。學校的改變需要很長一段的時間,教師最大的挑戰是學生與家長,學生每年都不一樣,家長也帶著不同期待。

可以參與學校事務?

  • 校內有很多規範(包括遊戲場所、園遊會、慶典主題…)是由學生建立的,每班會派議會代表參與會議,這必須花他們一個小時的休閒的時間討論。讓學生有民主參與,也透過這樣的過程,讓他們練習解決問題。

老師的社群發展

  • 專任老師下午沒有排課,會由治療師或兼任老師上課。他們要一起準備、設計所有方案教學,談論孩子個別的狀況,或一起思考要如何對待孩子。
  • 四十幾年來的單元教學準備,以及所有教材、材料,都有系統的搜集、整理在一起。用作經濟的方式合作,老師有需求可以去找過去的資料,也會同步更新他們設計的東西。
  • 老師很少調動,僅有不喜歡團隊合作的老師,會離開。(四十幾年來都如此)
  • 政府會給能力標準,老師設計相關教材,再逐年更新。

參考網址:

http://www.rosenmaarschule.de

http://www.rosenmaarradio.de

http://www.peter-petersen-schule-koeln.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