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泥土,心中大地 – 視障夥伴的自然與陶藝探索

 

撰文‧攝影/ 四月 (April Liang )

【2017.10.28◎早上活動:自然探索】

週三開始便觀察著氣象消息,輕度颱風蘇拉 (編號第 22 號,國際命名 SAOLA)的動向,雖然預計只會和台灣擦身而過,但風雨仍不可避免,直到活動前一晚的行前會議,屋外仍有滴答聲。如期或延期…..

微雨的早晨,帶著輕便雨具的孩子們出現在芎林燒炭窩,一個個期待又好奇的小臉,彷彿小太陽,甭管它天陰雨落,可以在自然中探索並和志工哥哥姐姐們一起活動,任何天氣都是好天氣,一個微微發燒的孩子,拒絕媽媽要她回家休息的建議,她著急的說:「若回家,我就看不到他們(聯詠志工)了。」聯詠教育基金會的志工們,牽起孩子們的手,這一對一的志工都來自聯詠科技公司,週六假期他們選擇陪視障孩子們活動,當他們的眼和知識庫。

自然探索

上午是自然生態步道體驗活動,身著輕便雨衣的孩子,在自然谷的老芒果樹下,認真的辨識手上的植物葉子或花-形狀、紋路葉脈、大小、觸感,輕輕描述他們的感覺,然後放回小袋子,再在多片葉子中,找尋自己的那份記憶,帶著這份印象,在蜿蜒的小徑找到那棵屬於那片葉子、花的植物。孩子們的個性有些靦腆,有些活潑,然而無論是否善於表達,這份觸覺感受應該深深留在心中。

自然谷芒果樹下植物探索活動

濕滑的路面,踩在秋天的葉子地毯上,停下來,聽聽這山谷間有多少聲音,小手比著1,2.3….聽到的聲音越來越多,或遠或近,五色鳥,雨滴,蟬,蟋蟀不知名的某個方向的聲音…也聞到了,空氣中的濕氣和植物的香氣,有孩子滑了一跤,卻開心不已,直說好好玩,平時學校的安全環境設施應該沒有機會讓他們跌倒吧!其實這也是一種學習,不是嗎?


我們玩了一個行前規劃中有點爭議的活動,矇眼扮演蝙蝠捉蛾的活動,這對孩子們是怎樣的感受?他們本來就不用矇眼,這種活動可以帶給他們什麼?然而我們回歸環境教育與生態關係的軸線上,事情就單純許多,在這個活動中清楚的傳達了生態系的生存遊戲及求生本能,孩子們和志工的笑聲,證明我們行前的擔憂是多餘的。此時,陽光露臉了。

可以一個人搖,也可以二個人搖吔~


孩子說:我怕一坐下,繩子就斷了 !

 這該怎麼盪 ?

這姑婆芋葉子,可以帶回家嗎?

我們又回到芒果樹下,二個掛在樹上的原木鞦韆己在平台上隨風擺盪,沒錯,孩子們將站上鞦韆,體驗用身體搖擺的感覺,對大人而言這是多麼危險的活動啊!對視障孩子而言,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不論一開始就躍躍欲試的孩子,或是從退縮到漸漸靠近,然後欲罷不能的孩子,此時的畫面,是孩子、志工和工作人員臉上都掛著燦爛的笑容,陽光灑在平台,樹上及大家的臉上。在催促聲中,我們不得不結束今天的體驗活動,一一去和200歲的芒果樹奶奶道謝也道別。

【2017.10.28◎下午活動:泥條習作】

手中泥土

陶土是人與自然的穚梁,透過與土之間的對話,或濕度或軟硬度或延展性,它在我們手中成為可能。今天下午,我引導孩子們用手泥作,來成就一個器物,可以承載水、食物、土、植物或空氣。今天使用圈泥成形法,讓孩子用敏銳的手感搓成一條一條的泥條,然後圍成一個器皿。當我在解說的過程中,只見一雙雙迫不及待的手,把玩著手中的陶土,或壓或揉或拍,喜歡他們探索的過程,他們很就序認真的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學習進製作,一邊很認真的問,四月老師「我做的好嗎?」 孩子,你們做的很好,隨著你的心、你的想望,成就一個專屬於你的作品。讓我很感動的是志工們除了自己的作品,還得帶領著孩子完成,又不能完全幫忙做,在這一來一往中,全都是用愛在做連繫。

孩子們及志工離開時,己是陽光普照的下午,回想昨晚一夜風雨,看了看藍天,笑了笑,這真是上天給孩子們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