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印度藍桑浦觀虎逐鹿

撰文 林秋玫 / 攝影 李潛龍

風,呼而過。
一輛敞篷吉普車快速地在岩礫地上奔馳,左右彎行,上下顛簸;引擎低吼著緊張的節奏,車輪循著沙地上的老虎腳印前進。一頭斷氣多時的母鹿橫躺在樹蔭下,腹腔已被猛獸劃破。我們在全然靜穆的沉默中闖入剛剛甦醒的印度叢林,置身在弱肉強食的野性台上。

入叢林

位於印度中心區域的廣大叢林,千百年來一直是大自然絕佳的獻禮,但在過去幾十年間幾乎被摧殘殆盡,現今僅存西北部臨近沙漠的小部份叢林。這個被譽為野生動物攝影師的天堂之地-藍桑浦國家公園,其地理位置十分險要,曾是昔日印度王朝的中心所在,「藍桑浦」便是以當時的城堡之名沿用至今。它原是拉加斯坦Jaipur藩王的狩獵場,是一處地勢平緩低窪的丘陵,園中遍佈著耐旱的灌木,滿地岩礫和草原,並有湖泊和河川點綴其中,因而常吸引為數眾多的野生動物在此聚集,園區主要以聞名。

1961年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和艾丁堡公爵就曾在此舉辦著名的「狩獵派對」,隨後便以狩獵運動之名將它保留下來。人們為了滿足狩獵娛樂的私慾,而刻意保留野生動物的棲地環境,以利物種繁衍。藍桑浦的叢林生態就這麼意外地「因禍得福」得以延續至今。如今,這片在獵人槍管下倖存的叢林,已走過「戰火餘生」的噩夢,成為一道大自然的『綠色城堡』,庇蔭著在此棲息的所有野生動物。

我們隨著吉普車蜿蜒遊走,置身於文明與野性並置的叢林,常可見到古城牆的斷垣殘壁環繞山嶺,野生動物盤據其上;石柱亭台遺世獨立在水一方,飛鳥展翼掠過塔頂荒蕪晨昏。思緒穿梭在門戶洞開的舊時屋樓,漫遊在時空錯置的奇景中。不禁驚覺-鹿群,在近處的沼澤飲水;野豬,在草叢中竄動;老虎,各據一方山頭,統領著這410平方公里的野性王國,或許牠們才是叢林真正的主人,而人們只是乘車野遊,雙足不容落地的過而已。

寶萊塢動舞台劇

清晨,塵土飛揚,冷冽的空氣直臉頰。

一列獨行的老虎腳印,意味著餓虎黎明前的攻擊和野鹿的奔逃。

時間在等待中流逝,氣流暖暖回昇。我們把自己打扮得像沙漠駝隊伕,用長巾裹臉抵抗寒冷,車子隨著山徑起伏,大夥兒頂著寒風豎起耳朵,仔細聽聞叢林四周有關老虎的訊息。長尾葉猴在樹梢間不安的縱跳,並強烈搖晃樹枝,持續發出短促叫聲警告同伴。猴群的警戒使得在地上覓食的孔雀也緊張了起來,牠們不斷地啼鳴竄飛。一時之間叢林中的所有動物們都紛紛走避,以最快的速度和親族一起奔逃。我們在車中靜默無語,以眼睛和耳朵檢視所有移動的訊息,並在枯黃的草叢和岩石間搜尋老虎的身影。

一道燦爛陽光劃破晨霧穿透密林而下,宛如聚光燈照耀在舞臺上。成群的長尾葉猴待「警報」解除後紛紛回到樹蔭下的「舞台」玩耍,一家子相互理毛餵食,模樣十分親蜜可愛。突然,不遠處兩隻公猴為搶奪地盤大打出手,一路廝殺吶喊,毫不退讓,此時的舞台有如摔角選手的角力擂台,眾猴見狀紛紛躲到陰暗處的觀眾席,大夥兒目不轉睛地靜待勝揭曉。

正當兩猴正打得難分難解時,不知從何處跑來了一隻覓食的公鹿,牠低頭漫行到「舞台」中央,猴群當場一哄而散,兩隻酣戰不停的公猴只好另闢戰場。此時,陽光從枝葉間灑下燦爛金光,身型優雅的公鹿頂著一對彎犄角,在晨光中閃爍著耀眼的光芒,鼻端發出裊裊的白色噴煙,牠不時仰首殷勤呼喚母鹿,然而膽小的母鹿卻一直躲藏在叢林暗處,遲遲不敢循聲前來相會。倒是好奇的土狼在樹下左右張望,一副蠢蠢欲動的樣子。公鹿再三仰頭發出響亮的鳴聲,但母鹿仍不為所動,公鹿只好無奈地退回草叢。這齣「等無人」戲碼,便在眾人寂靜的等待中緩落幕。

當鹿退下「舞台」,隱身在白點斑駁的蘆葦中,才一瞬間的功夫,牠的身影已完美地融入大自然彩繪的背景,令人難以從乾黃雜亂的草叢中辨識出來。此時,長相十分特殊的藍羚恰巧從濃密的林中小徑悄然登場。乍看之下,牠的面貌與鹿十分相似,頭上卻長有一對短小犄角,體格壯碩、肌肉結實有如牛隻。牠在樹影掩映中踱步向前,一身罕見的藍色毛皮,在日光的照射下,更添神秘懾人的力量。樹梢上,一隻調皮的樹鵲拖著亮黃色的長尾翩然而至,牠不偏不倚地降落在藍羚的尾巴上,只見藍羚氣定神閒地低頭吃草,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活潑好動的樹鵲一刻也靜不下來,它像是馬戲團裡走鋼索的特技演員,牠一路小心奕奕地調整雙翅,保持平衡,不一會兒便攀升到藍羚的頭角上,大家見狀連忙按下相機快門,誰都捨不得漏掉這精彩逗趣的一幕。

刺眼的陽光叫醒了叢林中所有的禽鳥。霎那間,天光驟現,鳥囀啁啾,啼唱不歇。成群結隊的粉領鸚鵡在枯枝上不斷地整理翠綠色的羽毛,並大聲合唱晨光進行曲。樹洞中的貓頭鷹也被歌聲吵醒,連小貓頭鷹也忙著探出頭來一看究竟,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睡眼惺忪地張開口、打著大哈欠,無辜的模樣十分惹人憐愛。正當我們剛要離開叢林前往河谷找尋老虎時,天空中意外飛來一隻天不怕地不怕的樹鵲,牠竟然落落大方地停在吉普車的車架上,不但對人毫無懼色,就連出現在眼前的鏡頭也視而不見。最後,牠甚至安穩地落腳在一位金髮美女的手掌中呢!

在印度

 

一連串與野生動物相見的驚豔,幾乎使我們忘了此行所要拜訪的主角-孟加拉虎。根據嚮導的解說,每一隻老虎都有特定的脾氣、習性和活動領域,牠們臉部的斑紋也不盡相同,就如同人類的指紋各有殊異,而孟加拉虎的主要特徵在於耳後有兩塊醒目的白色圓形斑點。

老虎於一百多萬年前便已出現在地球上,直到十九世紀末仍散佈於亞洲各地。近百年來,由於人為獵捕濫殺和環境生態的破壞,使得老虎的數量直線銳減。據統計,1900年全印度仍有約四萬隻老虎,但因獵殺大型動物的風氣導致1972年印度境內只剩1927隻,而當時藍桑浦僅有14隻。印度政府積極參與「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老虎保護計畫」,全力保存各種生態系統,藉由緝捕盜獵及推廣民眾的護生教育,近年來「保虎計畫」已頗具成效,目前藍桑浦國家公園內約有32隻老虎。

由於藍桑浦國家公園的遊客絡繹不絕,老虎已習慣人們在叢林中乘車出遊的景象。據報導近十年來,此地的老虎在日間活動頻繁,不但破除老虎僅在夜間獵捕的迷思,園方也發現老虎雖是極具攻擊性的掠奪者,但平均每出擊20次,才有一次成功捕獲獵物的機會。此外,老虎也會在湖邊狩獵,必要時也可能衝入湖水中撲殺水鹿,有時甚至會和鱷魚一起爭食獵物。而生性兇猛的公虎有時也會違反自然生態的法則,和母虎及幼虎和平相處地生活在一起。藍桑浦國家公園由於老虎出沒頻繁,因此成為全世界最適合拍虎的熱門景點,其豐富多樣的自然生態更是許多野生動物攝影師夢想中天堂。

死追逐

午后,烈日當頭。我們搭乘吉普車穿過低而平緩丘陵,奔馳在起伏多變的小徑上,午餐盒裡的三明治、香蕉和蘋果,隨著車子的震動而四分五散,但饑腸轆轆並無損我們熱切尋虎的興奮之情。西斜的陽光將人、車的身影倒映在乾黃的草原上,一路狂飆過矮樹叢的綠葉和仙人掌的針尖,也飛越過大榕樹的鬚根和蔓陀蘿潔白無瑕的花叢。熱氣襲來,沙塵漫天,面對未知的旅程,大家的心情更加浮躁難安,灰濛濛的空氣中隱約夾雜著緊張莫名的騷動。

終於,我們來到一處乾涸的河谷地。「噓!老虎在石頭上睡覺,大家小聲一點。」嚮導按捺著興奮的心情並壓低音量提醒大家。這時,一輛滿載著歐美旅客的吉普車正要打道回府,「我們已經看了一個多小時了,但老虎都還沒翻身呢!祝你們好運囉!」兩車的嚮導詳細交換情報後,我們的吉普車在距離老虎20-30公尺的高地上緩緩停了下來。

從吉普車的右側望去,山勢陡凸,亂石磊磊。老虎正橫躺在前方的碎石坡上,牠那華麗的身軀一動也不動地安睡著,遠遠望去有如一張鋪在石板上的虎皮,令遠道而來的我們大失所望,「老虎甚麼時候才會醒來呢?」每個人都渴望看到牠「生龍活虎」的模樣,不禁紛紛臆測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空氣中流動著黃昏漸涼的餘溫。

長久無言地凝視著眼前這張「獸皮」,不禁令人疲倦地想要闔上眼皮。不知怎麼的,矮樹叢中突然竄出一隻大公鹿,鹿蹄聲的脆響打破了原本昏沉的僵局,牠的出現立刻引起全車人員一陣騷動與驚呼。只見牠小心謹慎地領著後方的鹿群,全家浩浩蕩蕩地走過高低不平的石塊,朝著吉普車的左前方慢慢走來。「對!向左走,不要停,趁老虎在睡覺趕快走過去。」心急的伙伴竟忍不住地舉起手勢為鹿「指引」方向。但想要獵取精彩鏡頭的攝影師們則皺起眉頭,不斷地在心中大聲吶喊:「喂,你們走錯囉!向右走!河在另一邊,快到河谷去喝水。快!」他們一面預測著未知的「劇情」,一面煩惱著該如何選用最佳的鏡頭取景。吉普車上傳來陣陣翻動背包慌亂的聲響,機警的大公鹿立刻驚覺情況有異,停下腳步,四處探看,牠不停轉動一雙清靈美麗的大眼睛,向左看看,又向右瞧瞧,久久無法踏出一步。

大公鹿的遲疑使得隊伍後方的鹿群無所適從,鹿群在觀望之後,紛紛轉向右方前進,一隻口渴難耐地的母鹿竟擅自離群,一「鹿」當先直往河谷下方的水窟冒險前進,這出乎預期的膽大舉動,使得吉普車上又是一陣人仰馬翻。此時,只見老虎緩緩醒來,神情慵懶地回頭望我們這群緊張兮兮地不速之客。恍惚中,牠似乎聽聞到鹿的動靜,眼前這張「虎皮」便突然地「活」了起來。只見牠在轉瞬間便全神貫注,眼露兇光,前腳低伏,後腳收攏在體下,紋風不動地潛隱在水灘的亂石堆上,耐心等待「獵物」一步一步走入死亡的陷阱。「快點過去!」「快點過去!」攝影師們目不轉睛地盯著觀景窗中的母鹿,嘴中小聲嚷嚷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車後方女士們虔誠地喃喃念起佛號。眾人目光的焦點紛紛集中在這母鹿的一步。

母鹿終於到了水邊,老虎猝然從石灘上狂奔而下,牠以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俯衝躍進。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使得鹿群慌了陣腳,我們尚未來得及聽到鹿群發出鈴聲似的警報聲,一幕有如discovery頻道中「老虎撲鹿」的真實景象便在眼前上演。接著只見老虎起身後一個大縱躍,同時伸出渾厚有力的前腳向前撲,一掌重擊在鹿的臀部,鹿忍痛擺尾來個大轉身,便沒命地往山崖奔逃而去。亂石堆上崎嶇難行,老虎見狀轉身急起直追,牠猛然加速再躍,不料卻撲了個空,跌了個大踉蹌,這一跤可讓好不容易才「煮熟的鴨子」給飛了,這隻兩歲大的幼虎眼見牠即將到手的「晚餐」遁入山林,當下好不氣惱!大夥兒很幸運地在十秒鐘內目睹這戲劇性的歡喜大結局,吉普車上自然又是一陣歡雷動。

經過這場驚心動魄的追逐,我深刻的體悟到-水源,果真是動物「兵家必爭」之地,也是野性叢林上演生死戲碼的舞台夕陽西下前,車子緩緩開出高聳威武的古城門,長尾葉猴仍在石牆高處守衛,孔雀和樹鵲齊聚在廣場上啄食。我忍不住一再回頭望向那「越夜越美麗」的叢林深處,不知那有虎聲咆哮的月色湖畔會是怎樣風光?

(文章部份增刪後發表於台灣山岳雜誌2005年6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