蘊蘊美黛子單飛學日語10-天涯單騎任我行

【蘊蘊美黛子單飛學日語10】

天涯單騎任我行

撰文. 攝影/劉蘊儀

在這裡移動,除了走路,就只能騎單車,例如去超市、吃飯…等等,都還有一點小距離。

從宿舍騎單車至少要5分鐘才會到教室,所以,語言中心提供了腳踏車,每個月租金500日圓。

單車是沒有變速的,剛開始踩起來,還真有點吃力。

幸好,這裡沒什麼坡道,而且,日本的單車道規劃得很便利、很友善。
騎單車和路人行走的優先路權,在日本可說是發揮到極致。
汽車駕駛在道路巷口,都會特別減速慢行。
看到腳踏車或行人,也一定會停下來禮讓先行。
讓我訝異的是,大賣場、超市、餐廳⋯⋯等,也大都設有腳踏車專屬的停車場。
所以腳踏車可說是日本家戶必備的交通工具。

在日本,單車文化彰顯的,不是車子品牌和價格,而是對人的尊重和對安全的重視。

我想,一個國家的公民素養和生活價值,從看似簡單平凡的「行」之中,便可見一斑。

今天下課,順便繞去賣場買補給品,所有買的東西,都只能放在腳踏車前面的籃子裡。
所以,一不小心買多了,就真的是「滿載而歸」了。
一路上就得留意食物有沒有半路「脫逃」。
這時,就會有點懷念在台灣開車的便利了。
不過,這樣倒是能克制一下自己「大出手」,想要大肆採購的衝動,此乃又是一得也。

我最喜歡每次上下課時,騎著單車穿過蜿蜒的田間小路。
金秋穗滿,稻浪起伏 ; 乘風而行,實乃輕鬆快意也。
除了有幾分天涯任我行的自在和瀟灑,我
最大的收穫應該是:可以順便借此每天運動一下。
我想,我應該會慢慢習慣並愛上這種環保又健康的移動方式。

猛一回想,時間過得好像還真有點快呢,我在熊本已經住了一個月了!

前幾天一連陰雨,壞天氣彷彿也壞了心情,於是,昨天晚上有點想家,想念在天上的母親,非常地⋯⋯。

來日本留學,原本並不在我人生的想像中,但我此時此刻卻真實地處在一個遙遠的異地。

老實說,連我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有時還真覺得如夢似幻⋯⋯。

要說自己起意來日本的因緣,應該是在媽媽突然往生之後吧!

長久以來,媽媽用一種靜默的力量維繫著家族,她的寬容與愛,是我這個大孩子生命的依存與避風港。

所以,我去年毅然決定退休,只是單純的想,希望在母親健康的時候多陪伴她,不要等到年老體弱才在病榻旁照顧她。

現在回想,自己其實只是潛意識裡一種想要回報的心意。

後來,陪伴倒也是陪了,病榻旁也照顧到了。結果,出乎意料的,媽媽突然在今年五月心臟麻痺,走了,沒有痛苦,瀟灑地⋯⋯。

生與死,原來就只在這麼一瞬間⋯⋯。

晉塔的那天,好端端的一個人,就只剩一罈骨灰,就這案頭上小小的一罈,那?我的媽媽呢?

理性上,雖知人生無常,但在這個當下,心中有太多理不清、切不斷的傷感和疑惑~對生命的存有?虛無?

永遠記得那一天,大坪頂(註:大坪頂為新竹市郊公立納骨塔所在地)蕭瑟冷冽,任由寒風吹亂髪絲,我,眼涙摻著雨水不停地流淌⋯⋯。

這一天,我終於明白什麼叫做「淒—風一苦一雨」

這一天之後,我突然覺得生命應該勇敢一點,勇敢地讓自己拋出軌道,想做的事,就瀟灑及時去做吧!

人生,無常。無比溫情,卻也如此絶決!

於是,就這一念之轉,我就真的來到日本了。

這幾天,熊本一直下著雨,穿著雨衣騎上腳踏車,還是淋得一身濕,尤其是雙腳和鞋襪。

抱怨嗎?行過半百人生,幾番風雨幾番晴,順境歡喜領受,逆境卻更有真滋味。

而人生,有時無可選擇,順境逆境都得~向前行。

就算淋濕了,擦乾後又是一條好漢,不是嗎?

風雨人生、笑納前行,是我這個半百歐巴桑的生命領悟與學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