蘊蘊美黛子單飛學日語11-街頭偶遇隨筆

【 蘊蘊美黛子單飛學日語11】

撰文.攝影/劉蘊儀

《救護車篇》

課間休息,到戶外走走,活動一下筋骨。

偶然看到眼前的這景象,讓我心頭一暖,有點小感動。

遠遠,傳來救護車急促的鳴笛聲,此時寬闊的道路上,來往車輛並不算太多。
我心想,依這種路況來看,馬路上行駛的車輛,應該不太需要讓道,急駛的救護車就有足夠的空間可以穿梭前行。
沒料到眼前這一幕⋯⋯
汽車駕駛依然一個個把車靠邊停了下來,迅速地、自動地,前前後後斷續綿延大約有十幾公尺⋯⋯。

日本街道上幾乎沒有摩托車,此時,
熊本的街道旁,頓時好像成了小型停車場。
我想,這已不僅只是「守法」而已,而是內化在日本人血液𥚃的「他者觀」「群體感」─ 把「別人放在眼裡,也放在心裡」的概念。
因為能時時覺察彼此的存在,所以能理解對方的需要,對他人的處遇就能感同身受。

因此,也就理所當然會在別人需要緊急救護時,自動讓路。
好一個深刻又如此自然的自我要求與節制。
每回遊歷日本,我總深深覺得:日本人的自制自律、質樸友善,才是真正讓這個「先進國家」,之所以「先進」的主要原因。
我這個外來客置身其中,全身細胞彷彿都浸潤在瀰漫人文素養的空氣中⋯⋯。

從外顯的物理空間環境,到內在的心理覺受、社會氛圍,無形地⋯⋯。如此靜默、如此淡雅,卻,無所不在。

日本如此,台灣,人情溫暖,相信,亦是如此。

《垃圾回收篇》

是誰?亂丟垃圾?這裡一堆,那裡也一堆。

日本,不是很注重衛生、環境乾淨的國家嗎?怎麼會到處都是垃圾?

別誤會,其實這是定時定點的垃圾、資源物集中區啦!

剛開始,還真不習慣日本的倒垃圾規則。
聽我在台灣的日本老師說,亂丟會被日本的歐巴桑立馬制止糾正,所以我得花點腦筋弄清楚,才不會搞錯而被「叫到路旁罰站」。

可燃垃圾星期二、五收集,不可燃的塑類、容器包裝等垃圾在星期四,紙類星期三,寶特瓶等資源物星期六才回收⋯⋯。
光聽這樣,頭腦就糊成一團了吧?

而且,還不是每個星期六都收同樣的資源物喔!
這對時不時有點小糊塗的我來說,可真是有點考驗呢!
但是,這兩個星期觀察下來,日本人其實都很習慣並自制,前一晚或當天早上8:30前就會自動把垃圾送到集中區,接著一早就有專人開著廂型車來把垃圾清走。

若遇到貓狗或烏鴉叼啄垃圾,也會有人用擺在旁邊的掃把畚斗自動清理乾淨。

其實仔細想想,這種一人服務定點定時的回收方式,是可以節省許多挨家挨戶收集垃圾的時間、人力和車輛油料等成本耗費。

而且,對需要上班的人來說,其實也是比較方便。
在日本,垃圾收集專用袋是有料的(需要付費購買),這也符合使用者、消耗者付費的公平原則。

但,光是丟垃圾就這麼複雜,誰記得住啊?

所以,各區政府還會特別印製垃圾、資源物回收日曆,清楚的標注出各個時間,所以,沒問題啦「大丈夫です」!
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們都還沒有被日本歐巴桑叫去罰站喔!
(哈哈!罰站其實是我自已亂說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