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 fun「少年狼」和他們的足跡(3)

像童年鉛筆盒中的彩虹筆,顏色一節換過一節,最喜愛的紅顏色用得愈兇,筆尖就禿得愈快,最後它便在透明的筆管中生鏽似地沈默著。

又到春暖花開時,換一節粉紅色代替吧,但不知為什麼,眼睛的餘光還常常依戀著筆管中那節隱隱的紅。不要猶豫了,我說,不要猶豫了,春天就該活色生香,即時痛快地揮灑綻放,不要猶豫了!

那些我們走過的山和水,狹路相逢相知相惜的友人,潦草字跡塗鴉的隨身筆記,哭過、笑過也無語過的清晨或黃昏,都將成為我們生命旅程中一處獨特的心靈風景。

在這裡,有幸保留「少年狼」們各階段生命歷程的成長故事,短短的省思藏有深刻感懷;長長的敘述隱現生命碰撞霎時悸動。讓我們這樣一直練習吧,在工作和學習之餘,用文字來細細親吻青春的臉頰…

撰文/琥珀

崔英子【學習的衝擊-2016學思達亞洲教育年會】她居住北京,任職線上教育公司,來台參與一場學思達教育交流,引發她對「自學、思考、表達」的觸動,深思什麼是教育的核心?


黃彥慈【馬祖探訪–北方的另一個世界】她來自澎湖,喜歡島嶼研究,探訪馬祖,走進歷史的扉頁,體會馬祖人在戰務時期堅毅的生活樣貌。

黃蘭茵【單飛18勇闖天涯—jump across the gap】她18歲,在奧地利高中當交換生努力學習,踴躍參加課外活動,融入寄宿家庭的文化生活。

周志浩【瀰漫敘利亞水煙的午后】 他是遊學德國的烘焙師,與友人Eddin一家共進午餐,初嚐敘利亞水煙滋味,領略戰爭與和平的殘酷與溫馨。


學習的衝擊-2016學思達亞洲教育年會的啟發

撰文/崔英子

我在北京工作,我所在的公司,是一家在線(網路)教育公司–洋蔥數學。我們的核心團隊在幾年前還是一個公益組織,後來開始創業,變成了公益組織跟創業公司並行的模式。

所以在這個團隊,每天都會發生很多關於教育的討論,最近讓我最有啓發的討論是─2016年12月我到台灣台北中山女高,參加了一場張輝誠老師組織的學思達亞洲教育年會。在這次的研習中,讓我瞭解到「自學、思考、表達」的教學法,對於其中:「老師首先應該教會自學的能力」的觀念讓我感觸很深。老師、家長和社會想教給孩子的東西太多,可是大家都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孩子有自己想要學習的慾望,懂得正確的自學方法,才是學習發生的基礎,但老師往往在這點上投入甚少。

能夠培養出一個可以自由地探索發現自己願望所在,並且能夠自主的獲取知識,形成自己觀點的孩子,才是教書育人最核心的目的吧。這個觀點是我最近幾個月一直在思考並且不斷地激發我產生新想法。

【相關連結】

洋蔥數學團隊http://www.qiepa.com/2015/02/3961/

學思達翻轉教學法 / 張輝誠(台灣中山女高教師)

http://www.fliptw.org/sharestar1

 


馬祖踏訪–北方的另一個世界

撰文/黃彥慈

台灣的離島中,馬祖樣子最為模糊
澎湖有陽光、沙灘、仙人掌
金門有貢糖、高粱、風獅爺
而馬祖呢?

北竿芹壁村

 

大學時期,我修了「島嶼研究」這門課,對島嶼獨特的生活景象念念不忘。

進入研究所後,我在倪進誠老師的指導下擔任「環境與文化資源學系」這門課的助教,因此,讓我有機會深入走訪台灣的三大離島。

這次,我很開心能親臨踏訪北端的島嶼—馬祖

屋廊高懸的馬祖風燈,盞盞昏黃獨特的燈光,是人們祈求平安的信仰

離離離島的燈塔(臺灣是歐亞大陸的離島,馬祖是臺灣島的離島,東莒是馬祖的離島-引自苦苓,《我在離離離島的日子》)

走出飛機,映入眼簾的,是一棟如中小型車站大小的建築物,那是南竿機場。馬祖對我來說,是個陌生的島嶼。我喜歡拿著地圖,邊走邊看,然後描繪出自己認識的模樣。與金門相相比,馬祖保留了更多戰務時期的痕跡。沙灘,不是戲水遊玩的區域,而是警戒區,大大的標語就掛在一旁,警惕自己,更警告敵軍,就連學校的操場旁也不列外。


馬祖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莫過於那起伏不斷的地形。起伏綿延的山勢,在這片小小的土地上,顯得格外崎嶇。村落只得依山而建,要想有塊平坦的土地,有錢也不見得買的到。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馬祖,就像是被時代遺忘的孤兒,彷彿滯流在90年代的時空下,卻也因此保留下最完整的戰地樣貌。

戰艇的地下碼頭

生活在和平世代的我,沒有經歷戰爭的苦痛,更無法理解當時的艱辛。此趟馬祖之旅,我彷彿走進歷史的扉頁,看見戰務時期的場景,更體會到馬祖人堅毅不拔的精神。期望這樣的生活故事,能被更多人看見。這是台灣最北端的島嶼,你可能從未想像另一個世界。

【相關連結】

清華大學/環境與文化資源學系/ 倪進誠老師/島嶼研究

http://decr.web2.nhcue.edu.tw/files/15-1022-9429,c21-1.php?Lang=zh-tw

https://sites.google.com/site/dianfanshulijihuadierqiwangye/

http://cee.web2.nhcue.edu.tw/files/15-1011-33386,c28-1.php?Lang=zh-tw

 


單飛18 ,勇闖天涯–jump across the gap

撰文/黃蘭茵

18 years old , now i’m doing a gap year as an exchange student in Austria

因為一直以來都不確定自己未來的方向和想要前往的目標是什麼,所以在高中畢業前一年我就開始準備國際交換學生的申請資料,選擇高中畢業後先出國當一年的交換學生。因此,我參與「扶輪社」國際交換學生的活動,目前就讀於奧地利MÖDLING的一所當地高中,算一算日子,我已經在奧地利生活了七個月呢。

在奧地利最喜歡的事物

如果你問我,來到這兒生活,最特別喜歡的一件事情,那便是奧地利的水質是世界著名的純淨,在這裡打開水龍頭就能喝水了,我來到這兒之後幾乎沒買過水呢!

小提琴老師 Eugeniy Chevkenov和我

克服困難後學會的事

當我來奧地利上學除了懷抱新鮮的心情之外,其實還有滿多事情都是在這裡才學會的,舉個最明顯的例子那就是學習一門新的語言了吧。奧地利的官方語言是德語,雖然我出國前有在台灣短暫的學了四個月的德文 ( 就是一般的語言學校,一星期上三個小時 ) 但其實到了這邊後才發現之前在台灣學的幾乎用不上,大概是只講得出請、謝謝、對不起的那種程度,因為在台灣時除了每個星期上課之外,平常的生活根本完全跟德文無關。所幸來到奧地利的第五天後,扶輪社把所有在奧地利的交換學生集合起來參加為期兩個星期的德語營。過了兩個星期幾乎天天上六個小時的語文課,再次回到寄宿家庭(暱稱:轟家)時,總算可以開始用很簡單的德文對話了(不過那時大多數還是用英文溝通)。

跟轟家過聖誕節

和好友去參加舞會

後來有位巴西的交換學生推薦我去當地一個語文學校上課,因此,從九月到十二月,我便開始過著每個星期一到五下午兩點到五點去語言學校上課的生活。重點是早上還是要去正常的學校上課(每個交換生都會在一個當地高中上學),每天學校第四節課下課後回轟家吃午餐,稍微休息一下後,接著一點多就要搭半個小時的火車到維也納上語言課,所以那三個月的平日生活真的非常單調又有點累。所幸我在語言學校認識了一些朋友,所以即使每天必須多花一個小時搭火車,學德文也不會令人厭煩。對我而言,德文的文法和詞性滿複雜的,總之比英文難學太多了,但因為現在每天都處在德文環境裡,聽久了看久了說久了….那些之前覺得很難學的也逐漸變得容易了。

學校的狂歡節costume day

冬季學期假期和轟家一起去滑雪

我覺得學習一種新語言時,「敢說」才是最重要的,我看過好多學德文的人,整天看著教科書、文法書或單字書,在那邊寫和看,卻不敢或不想或不會主動和當地人聊天,真的非常可惜,學習語言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用來溝通,可能我剛到的時候或德文還很爛的時候也常常不敢講話,或只講英文,但後來發現我越是不講,就不可能進步,所以就逼著自己一定要主動跟同學或轟家人聊天講話,增進練習的機會。

體驗奧地利生動有趣的互動式教學

整體來說,這兒的授課老師風格因人而異,不過大多數老師上課方式的確是比我以前在台灣唸書時有趣許多。

在課堂中老師會跟同學有很多互動,會一直丟問題給同學,然後知道答案的人都會搶著舉手回答。上課積極的氛圍的確是和以前我感受的很不一樣。不過可能也因為班級人數的關係吧,這裡的高中一個班級大約二十五人,甚至在我的英文課中將二十幾人再分成兩組上課,因為學校認為要學習好外語就是要在上課時不斷的練習「口說和對話」,在英文課時我們也時常要上台報告,果然,班上同學大部份英文都講得非常流利。我從來沒看過也沒聽說過這裡的學生班上人數有超過三十個甚至更多的。台灣的高中班級大部份人數都超過四十個,說真的要讓老師和學生有什麼互動也是滿難的,加上大多數學生不會也不習慣在上課時舉手發言或和老師討論問題 ; 奧地利同學只要上課有什麼聽不懂的都會直接問老師,老師有時不會直接講為什麼,他反而會用另一個問題引導,有時就能讓提問的學生自己想出答案了,也讓班上其他人一起參與討論。

走進奧地利的風景明信片

當我還沒出國前對奧地利還真是一知半解的,知道的「關鍵字」不過就是音樂之都維也納、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莫札特…這些跟音樂有關的事情,對於其他方面可以說是完全不了解。

來到這裡後覺得真的像每天都活在明信片風景裡(這樣講有點誇張,不是每天都很美,但常常走在路上就會不自覺的讚嘆),在我住的小城市裡大部份的人都住在房子裡,大約兩三層,很多人家都會有前庭後院,然後在花園裡種很多美麗花草,就算是公寓也頂多五六層,所以不論何時我想看窗外的景色唯一會阻擋到我視線的只有對街的一排松樹。就算在最大的城市維也納裡也不會有很多高樓大廈,相反地,很多城堡、教堂、和古代的建築都還是屹立不搖著,維也納最著名的觀光街也保留了很多古代的建築物,他們不會為了開很多店而把那些古蹟拆掉,而是會在傳統和現代之中找出一個平衡點:如何開很多店卻同時保持著這些古建築的品質。我喜歡這種新舊文化衝擊的感覺,看起來非常協調並具有美感。

【影片分享】大年初一跟我一起維也納半日遊 / 黃蘭茵

 

 

瀰漫敘利亞水煙的午后

撰文/周志浩

The Syrian hookah afternoon — delicious, enriched, touching, and informative
One afternoon at Amro Eddin’s place, he showed me how a Syrian enjoys his hookah. I was totally blown away by its refreshing fragrance(apple), pinkish sensation and bubbling sound. No wonder why Syrians prefer hookah than cigarette. Accompanied with sweet tea, savory lunch and Arabic coffee, we talked a lot ranging from Syrian history to Syrian families and their current status. Upon leaving, I was grateful to my friends who introduced me to these unknown stories, and I sincerely wish them all the best.
英文簡介/黃曉琴

突然發現,想熱切表達事情的時候,即便語言能力很差,但想說的話,最後都還能說得明白。
我正在德國上語言學校,班上12個同學幾乎一半是敘利亞人,其餘希臘、印度、韓國各一位,日本、台灣各兩位(之前還有來自墨西哥、中國 、英國 和俄羅斯) 。其實,上語言課真的很有趣,能認識許多不同國家的人,同學們對彼此的母語興趣濃厚,我們常在下課時閒聊,討論各國時事。例如:印度最近的貨幣政策 ,南韓的總統閨蜜風波….等,讓我覺得好像更靠近世界一點。
這是聖誕節假期前的最後一週,當我在找土耳其資料時看到令人好奇的「水煙」,便請教敘利亞的同學。碰巧一位名叫 Amro Ezz Eddin的同學剛好家裡就有,我就跟他說想要體驗水煙的滋味,於是今天他就邀請我到他家吃午餐順便試試水煙。

搭上七號電車
由於天氣太冷,我逛完跳蚤市場後就回家取暖,讓冰冷的手腳回復一點溫度,再騎車到車站的超市跟Eddin碰面。我們一起上了七號的電車往他家前進,其實我因為怕尷尬,不斷地練習講「破德語+破英語」。(德國政府對難民真的很優待,他們的月票是25 歐元包含腳踏車可以上電車,週末兩人同行也OK,所以我也就不用買票了。)在車上,閒談中我得知Eddin的爸爸是敘利亞前海軍將軍,會說多種語言包括中文,Eddin他本人的專業是英文和阿拉伯文及專業翻譯,我想他在家鄉的生活應該還不錯,但如今人事已非,家人散佈在土耳其和德國兩地。

走入Eddin的家

他家在公寓頂樓,沒有電梯。我們氣喘呼呼地進了門,看到了兩位室友Deyaa Alkhatib和他的弟弟 Baha Amro都是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大家坐在客廳閒聊。我先打開話夾匣子,想把每一刻都空格填滿,Eddin沖了一壺茶,糖已經加在裡面,味道有點甜。

我很「殘酷」地先問大家:「家人都還好嗎?」他們答道:「還好,目前都很安全。」這幾天阿勒坡被阿賽得攻下,很多無辜的老百姓被政府無情射殺。」他們馬上透過FB影片讓我知道敘利亞人民在醫院的實況,我實在無法看完,因為整個醫院的傷者都在痛哭。隨後,他們又給我看了另一張照片,是昨天德勒斯登的悼念祈福會,地上點著蠟燭,敘利亞人拿著國旗。看著眼前悲傷的畫面,我自覺真不該讓初相見的氣氛陷入低潮…
據我所知,穆斯林分成敘尼派(Sunni)跟什葉派(Shia),兩大教派彼此間的問題是導致混亂內戰的原因之一。 Eddin家人是敘尼派的,敘尼派的教義是不可以殺人的也不能憎恨別人,追求的是內心的平靜,死後才可以見到阿拉。在敘利亞有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人是敘尼派,百分之十的什葉派,而兩派教義上的分歧導致了這場戰爭悲劇。

敘利亞大餐初體驗

沈重的話題暫時結束,還好,我們最後一個同學 Gheeth SY 也到了。於是大夥兒開動,今天的敘利亞大餐一共兩道,一道是優格胡椒檸檬烤雞腿 ,另一道是蔬菜雞絲。(蔬菜Mlokeya的葉子口感有點像龍葵) 主食是飯和一種細長的麵(Piyale)煮在一起,桌上備有一盤檸檬跟青辣椒(那青辣椒超辣我完全不敢嘗試),吃的時候會把蔬菜打在飯上擠很多的檸檬汁,雞腿的部分就用falafel 的餅皮沾著烤出來的雞油一起吃,爆炸般的美味啊!超享受的,瞬間就想配啤酒,但穆斯林不喝酒所以就配水啦。

品嚐第一口敘利亞水煙滋味

飯後就是重頭戲「水煙」,在吃飯前我看Amro 一直在把一種很像蜜餞的東西弄散,原來那是由兩種蘋果做成的水煙菸草。(敘利亞水煙有很多口味,如:薄荷、 檸檬 …等)把有點巨大的水煙壺放在桌上,剛剛弄散的菸絲放在漏斗裡,頂部包上鋁箔用針刺一圈小洞,把像方糖的火種放在鋁箔上,下面的水煙壺裝滿水,把煙管塞好,就可以開始抽了。光用嗅覺還真聞不到,必須用嘴去抽才能聞出味道,抽的方式跟抽菸一樣,讓煙進到身體裡再慢慢吐煙出來。這時,整個鼻腔和嘴巴會充滿蘋果的味道,有點像飛雷口香糖的味道。Eddin說很多中東人會抽水煙但不抽香菸,水煙的味道的確跟香菸差很多。

抽水煙時,水煙桶會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有種粉色的感覺,像是少女會喜愛的味道,我終於可以理解為什麼他們喜愛喝很甜的茶了。當我第二次嘗試水煙時,就開始有點暈了,結束後嘴巴不會殘留焦味,效果跟抽煙斗有點像,但不會有點苦苦的味道。抽完水煙後,Eddin 為大家煮了阿拉伯咖啡,味道濃烈並不苦澀,咖啡粉直接在壺底不過濾。這咖啡雖然不是我喜歡的風味,但還是可以試著接受。

相聚與道別

午后,屋子裡瀰漫著水煙的氣息,閒話家常時,他們給我看了很多敘利亞家鄉的照片,當我看著那些內戰前優美的風光,內心真是苦澀。今日這頓午餐讓我體會到現今的敘利亞已經回不去往日風華,不知道內戰還要打多久,流亡在外的敘利亞人遠離家園又無法回到故鄉,就算回去了卻早已面目全非。如今他們被安置在德國或者其他國家,正努力調適新生活。(他們剛來德國時,一整年什麼事情都不能做,只能整天待在家。現在外出又偶爾會被一些右派的人不友善對待,處境也很辛苦。)

所幸,我在德文課堂上和他們相處融洽,他們待人接物很nice,學習課業也超級認真,這些日子相處下來,讓我真切地感覺到天涯若比鄰的溫暖情誼,和領悟到人世的無常和戰爭的無情。
道別時,我跟他們說:「你們要讓世界知道雖然故鄉現在毀了,可是仍要努力讓所有人看得起,過程或許很艱辛但要撐下去。我相信有一天流亡在外的敘利亞人可以讓世界刮目相看。」我想,如果今天沒有跟Eddin家人一起午餐,我永遠無法深入了解敘利亞人和穆斯林,Eddin謝謝你,我的朋友,謝謝你讓我看到敘利亞更真實的一面。

【相關文章連結】

追憶敘利亞的愉悅與苦痛 /文:吳玟諭(黎巴嫩American University of Beirut中東研究碩士)

https://hk.thenewslens.com/article/28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