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fun「少年狼」和他們的足跡(1)

 

在生命峰迴路轉的小徑上,總會遇到幾位特別的孩子,或相識在他們天真爛漫的童年,或偶遇在他們冒痘扁嘴的青少年,又或結緣在他們青春飛揚的大學時光,山林野徑有他們同行,一切都閃爍光彩。我和恐龍喜歡把這些孩子稱作「少年狼」,是閩南語青年人的諧音,不論年紀長幼,都期許他們能做個勇於探索生命的「野fun少年狼」。幾經歲月的洗禮,這些「少年狼」們漸已長大,或是投身在鍾情的專業領域,或尚在志趣的迷宮徘徊,抑或是還在調整現實和夢想的齒輪 …面對新時代的挑戰與考驗,這些幽微的心境轉折只有「少年狼們」自己最清楚,何不讓彼此跨越時空的鴻溝,青春作伴,勇敢前行……

俞濤【巨浪或細流】他細說走過「青春的懵懂和驕縱」時光,如今投身自然保育工作,適情適性毅然無悔的心情。

劉駿遙【野鳥的心跳】她描述救傷一隻紅脇藍尾鴝,體會野鳥受困的無助與脫困的悸動,再次迎向海闊天空的旅程。

郭育仁【小樹的模樣】他寫經歷霜寒與熱浪的小樹,幾經摸索、嘗試和調整,渴望長成獨特、堅毅而挺拔的樣貌。

黃彥慈【步上講台之前】她分享在大學社團中學會承擔責任,從青澀中脫胎換骨,期許精進自我,朝教育夢想之路勇往直前。

徐千又【夢想說畫,畫說夢想】她述說如何忠於自己,永不放棄畫畫的夢想,將興趣結合工作,勇敢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未來。

簡介/琥珀


巨浪或細流
撰文 . 攝影/俞濤(魚頭)

突然,我有一種「如臨大敵」的感覺——再過不到半年的時間,我就年滿「30」歲了。那時,我也還算「少年狼」?

如果說「少年」的形象指向「無憂無慮同時又帶點青春的懵懂和驕縱」,那我恐怕真的已不是「少年」了。現在這個階段,雖然暫時還沒有無法排解的憂慮,但「青春的懵懂和驕縱」卻已是結結實實地一去不復返了。
進入2017年,這也是我二十幾歲的最後時光了。在此之前,我幾乎沒有想過30歲對自己來說意味著什麼。我一直覺得,人生的算法不應該用年齡的數字來衡量。
對於人生而言,30歲或許可以作為人生長河裡的一道灣口,或許是剛剛歷經了驚心動魄的鯨流巨浪,或許恰恰只是遇到了波瀾不驚的涓涓細流。
我很慶幸自己在30歲之前,和相愛的伴侶一起組建了親密可愛的家庭,並從事自己喜歡的工作 ─擔任廣州鳥獸蟲木自然保育中心發起人,推廣生態教育環境保護。很幸運地,自然教育和生態導覽的工作豐富了我的生命,開拓了我的視野,在將來更能成為永續的事業。我們有幸沒有像上一輩那樣,為物質條件的匱乏而憂心忡忡;我們生長的這個時代,儘管腳下的土地仍然有所限制,但頭頂的天空卻是個性解放、探索自由的時代。於我們而言,這就是最好的時代。

魚頭與親愛的水獺老婆大人

江西鄱陽湖藕田晴空,西伯利亞白鶴比翼雙飛,儷影雙雙。

近日前往婆羅洲雨林探奇,無意中邂逅最動人心魄的眼睛–栗鴞

婆羅洲雨林夜觀意外覓得第二隻栗鴞,難忘深情對望的寧靜時刻。


野鳥的心跳
撰文/劉駿遙(水獺)

那是我第一次摸到野鳥的心跳。

2016年12月某個週末,我和魚頭來到廣州東郊,和孩子們一起觀察自然。嶺南的冬天仍很溫暖,植物蓊蓊鬱鬱,林間有不少南飛的候鳥出沒。

經過一片山邊的農田時,有孩子發現了一張奇怪的大網。大網掛在兩根高高的竹竿上,細密輕柔,像詭異的霧氣。走進一看,一個小小的身影在其間掙扎。原來是一隻雌性的紅脇藍尾鴝撞入了喜食野味的農夫的陷阱。

我們一致決定救下牠。然而這網太細太密,深深纏到鳥兒羽毛根部,要解開太難了。不敢讓孩子動手,魚頭負責固定住小鳥的身體,我則撥開牠的羽毛,用隨身的剪刀一根一根地剪開那些肉眼幾乎看不清的尼龍線。

雖然時常賞鳥,但我從未有機會將野鳥捧在手上。這是一種難以描述的輕和軟。網球大小的鳥兒,卻沒什麼份量。能觸到的都是柔呼呼的羽毛,羽毛下的身子和骨架出乎意料地小。牠身上好熱,似乎非常緊張,微微顫抖著。

我們比紅脇藍尾鴝更緊張,魚頭的汗水已經把牠的翅膀打濕了。近半個小時過去,看得到的尼龍繩都剪斷了,牠翅膀的姿態還是扭曲,顯然仍被束縛著。我只好再一次翻開牠的羽毛。「脖子和翅膀根還有!」有孩子喊。果然,這兩處的網已經嵌入牠肉裡。

我緊按住小鳥的胸口,把牠脖子上的羽毛全部撥到一旁,直到看到粉紅色的肉,再試著用剪刀尖挑起一小段網繩。指尖下,我第一次摸到了野鳥的心跳。那是又快又強的悸動——怦!怦!怦!怦!怦!

真是奇怪啊,明明是這麼脆弱無助的時刻,牠的心跳卻如此有力,流露出無限生機。

七年前的春天,我剛開始學著看鳥,在北京清華校河邊,邂逅了一隻遷徙中的雄性紅脇藍尾鴝。牠亮麗的羽毛著實讓我驚豔了一把,是我第一種放在心上的鳥。我瞭解到,看上去可愛小巧的紅脇藍尾鴝,其實是每年往返西伯利亞和熱帶,飛行上萬公里的勇士。

這樣的心跳中,大概是無垠的天空和荒野吧。

網終於完全解開,鳥兒靈巧地拍拍翅膀,「啾」地一下飛走了。

   

魚頭正為紅脇藍尾鴝救傷,水獺第一次感受到野鳥心跳的悸動。

救傷後顯露活潑本色的紅脇藍尾鴝,那雙將要「野放的小腳丫」看來十分強健!

紅脇藍尾鴝嬌小的翅翼,搧動千萬里的旅程,每年往返西伯利亞和熱帶之間。


小樹的模樣
撰文.攝影/郭育仁(土豆仁)

這棵小樹當初被種下時,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呢?


她曾小心地伸展自己的枝幹,試探這個草原旁的位置,是否足以接收到足夠的陽光;在抽高的同時,也不時懷抱希望地尋找,有無相似的同伴恰巧就也在附近。


你看,她在初期投入了很多的能量,發展北面的枝枒,卻忘了南面也要均勻,才是一株對稱的植物。沒關係,那就往上走吧。


記取了教訓,你瞧她在途中便開始了均衡的探索。東西南北都試了,帶著當初種植者的一點期待,希望成為一顆遮蔭的路樹。


經歷了霜寒與熱浪,開了花也結了果,如今看得出來她還在摸索,但視野已經比從前開闊許多。


第一次錯誤的嘗試,花了不少時間,誰知道今天在日出中的背影,竟也形成一種不對稱的美。原來,不完美也有其獨特的樣貌。


你看的出來她越來越集中精力,越來越有一棵樹的樣子。只是今年的冬天特別的冷,她將葉子撤了下,把所有的能量集中給春天時一次綻放。


你心裡明白,那長過的細枝枒,不管有沒有用,都會成為將來的粗枝幹,承載無數枝葉的重量。那些冬日落下的葉,不論美不美麗,也都能在春日化為自身的肥料。


她已經準備好,當數到第一千個日出的時候,要像後面那片林中的樹一樣,堅毅而挺拔。


步上講台之前
撰文/黃彥慈

大學是我探索人生的起點,它如同社會的縮影,但環境相對單純許多,因此我告訴自己:「要大膽嘗試,謙虛學習!」我喜歡各種挑戰,也期望自己能多方涉略。

大一暑假,因緣際會接下擔任小學導師的工作。為期一個月的過程中,免不了許多突發狀況。如何應對進退、班級經營,並和家長妥善溝通,使我經驗社會的真實狀況,辛虧老師們無私地經驗分享,讓我能在一個月內快速成長,更燃起對「教育」的興趣。

課業之餘,我也參加羽球隊,原本只單純當運動,但無心插柳柳成蔭,打出了興趣,更交到一群知心的朋友。大三時,我接任領導職位,雖然摸索過程中,總是走得跌跌撞撞,但種種歷練,使我學會承擔責任,也從原本的莽撞、青澀中脫胎換骨。在群體面前說話,不再怯場,且能廣納建言,彙整各種情況,謹慎地作出最適當的決策。

這段日子裡,大都是辛苦的,卻讓我學會與壓力共處,還找到一群願意與我共患難的朋友,這些課本中無法學到的寶貴經驗,如今都是我成長的養份。回首過往,充滿感恩,感謝自己的勇敢與堅強,更感謝陪伴身旁的小天使們。期望未來步入社會,能將過往所學奉獻其中,也不忘繼續精進自我,朝著夢想之路邁進。

碧海藍天的故鄉-澎湖,是彥慈在寒暑假時的快樂天堂。

這是初登講台,道禾野 fun夏令營方位教學中難忘的一幕。

彥慈領軍的精悍羽毛球隊,總是能把獎杯抱回家喔。

熟悉的羽球場,默契十足的好夥伴,熱力四射的青春。


夢想說畫・畫說夢想

撰文/徐千又

從小,就相當喜歡畫畫,還記得以前家裡的牆壁無一處不是我的塗鴉,爸爸媽媽也拿我沒辦法,即便重新粉刷過一遍,也只會成為我下一個塗鴉的目標(笑)。
開始上小學之後,周遭許多朋友在課後都會參加各式各樣的才藝班,而當時家裡的經濟狀況,並沒有餘力讓可供我去上畫畫的相關課程,但這不會打消我喜歡畫畫的熱情。記得,每當我回家寫完作業後,就會打開電視看看最喜歡的節目,結束之後,便會將今天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幕,利用圖畫記錄下來。
年紀漸長,及自高中、大學以後交友圈漸漸擴大,培養出的興趣也越來越多,相對能畫畫的時間被大幅壓縮。我曾經因為升學的緣故,有一段短暫的時光放棄過畫畫,但只要每當有空,總是會想重拾畫筆,將自己腦海中所想像的畫面轉換成圖畫,進而保存下來。,一路支撐著我到大學畢業後,終於,我順利找到了和畫畫有關的工作。能將自己的興趣結合工作,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也希望大家能夠堅持自己的夢想,勇敢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未來!

 

 

千又喜歡把生活旅行趣事,轉化為筆下逗趣可愛的漫畫人物造型。

千又的巧筆可以把身邊的好友一一轉化為Q版萌娃,印在T恤上,永誌留念。

因為看日本動漫而精通日語的千又,在球場上可是殺氣騰騰呢!

大學畢業前夕,溫馨難忘的司馬庫斯之旅,全班大集合,千又(右四)總是排在最前排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