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fun「少年狼」和他們的足跡4

回望與「野fun少年狼」童年時一起登過的山,涉過的水,嬉鬧過的遊戲,便深深覺得生命的蛻變真是奇妙。

如今,他們已然長大,青春正盛時,或與父母出國遊歷,或在異鄉求學,獨自勇闖生命的關口。他們忠於自己的興趣專長,選定方向邁開前進的步伐,成長之路漫長且遙遠,孤獨寂寞難免、羞怯恐懼有時,又可能遭逢意外的襲擊,但無論遇到任何難關,他們都企圖鎮定心神勇敢闖關,積極拓展寬廣的視野與人際,並在受人幫助時,心存感恩。

相信在歲月的漩渦中,這些歷練與挑戰都將化成力量,帶他們走向下一段更精采的人生旅程。

簡介/琥珀

黃以青【繁華街頭的張望─捕捉倫敦時尚身影】她19歲,就讀倫敦藝術大學先修課程,正在學習時尚、行銷媒體 和藝術創意的領域。她努力克服恐懼和羞怯,迎接挑戰,完成倫敦街頭時尚採訪的任務。

林貫文【瑞士之旅●日內瓦驚魂和姊姊一起策劃瑞士都會之旅,不料在旅途中遭遇搶劫,這趟旅行讓他瞭解瑞士正經歷難民安置的社會問題,也提昇他對海外自助旅行的安全意識。

何姿慧【那年,20歲的日常 in NZ】當她19歲時,遊學長白雲之鄉,難忘在紐西蘭基督城寄宿家庭的照料與教導,和在語言學校結識的異國好友,一場歡樂的20歲生日派對,交織著成長與感恩的溫馨回憶。

郭育仁 【選了一條不一樣的路】他在德國學習仿生學,在繁重的課業壓力之餘,喜歡騎腳踏車到處趴趴走,看看學校近郊的湖光山色或小松鼠爬樹,微風吹過他的長髮時,他便能擺脫邏輯束縛,以感性的文字寫詩。

 

繁華街頭的張望─捕捉倫敦時尚身影

撰文 / 黃以青( Gina)

和朋友去一個有很多霓虹燈的咖啡廳遛達

My name is Gina and I’m 19 years old. I’m currently studying foundation course in 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 This is my first time studying abroad and I’d like to share some of my experiences during this year.

2016這一年,是我大學的第一年,也是一個人離家最久的第一次。

 

在 National Gallery 前面的廣場,黑白穿搭的我站在忙碌的街頭,此刻已經有了不同於以往的學生心境。

我在國、高中時期就讀國際學校,所以大部分的同學都是以出國念大學為目標,我選擇到英國的首都倫敦。

前幾年,我第一次拜訪倫敦時參觀 Westminster Abbey 的經典留影。

我目前就讀 University of the Arts London 倫敦藝術大學先修課程,也叫做 Foundation Year。幾乎每個國際學生必須先在此上一年的課才能正式進入英國的大學部。我們學校總共有六個學院,我念的是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所以,我學習的都是和「時尚」相關的課程。

圖上左邊是 Big Ben. 左下是 Tower Bridge.

在 Foundation Year 這年的課程共分成三個學期。第一個學期是每一種類型的課程都要初步涉獵,比如:有關設計 Design,行銷媒體 Media 和 商業 Business 等三大面向。這學期的主要目標是讓學生嘗試並廣泛接觸各領域的課程,學期末每個人都會做一本作品集,而依據這本作品集的內容、特性和能力表現,老師會綜合評估每個學生的發展方向,再各別與學生約談,進行調整學生在第二和第三學期課程的主要方向。第二學期學生就專注在被分配的 pathway。最後一學期則是要每個人做一個 final project,然後申請大學。

前幾年到倫敦學習藝術設計,探索自己的興趣時, 在 Central Saint Martins 上短期課程的作品。

對我來說,第一個學期的課程是最混亂也是最多元的一個學期。因為同時要上很多種課程,從時尚產業相關的Business, 到熟悉各類行銷媒體 Media 和藝術創意Design 的課程都要學習。在這裡不是上完課後下次上課時交作業,而是期末時一次交給老師。每個學生都會有一本 sketch book,在學期末交給老師,過幾天後每個人都要上台報告presentation。

參觀倫敦 White Cube Gallery 小藝廊時,玻璃藝品反射出層次繁複的晶瑩波光和奇幻空間,令我陶醉其中。

我原先申請倫敦藝術大學是因為這所學校有我想要學習的鞋子設計學系,但是在Foundation Year第一個學期末,老師和我約談討論的結果,老師建議我先去讀 Business,之後第二學期我便開始學習和Fashion Business 相關的課程。

去年某日下午和同學去逛街的時候,看見 London Fashion Week 外面熱鬧的景象。

走在熱鬧的倫敦街頭,我感覺自己正走在夢想之路上。

在這學期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事,就是我們需要做主題研究 secondary and primary research。老師會要求我們去做商店調查shop report,工作重點是要拍攝店面裡的裝潢擺設、櫥窗設計等等,之後寫成一份調查報告。另外,也要做街頭訪問street style,隨機尋找路人然後拍攝他(她)們的穿著打扮,和採訪他們對時尚穿搭的看法。記得,第一次做街頭訪問的時候,常常會被路人「打槍」。當我一個人佇立在車水馬龍的倫敦街頭,看著來來往往光鮮亮麗的路人,心裡很害怕,也不知道要從何開口,心情突然變得沮喪、沒自信。

某天放學時, 天空下著雨不久又出太陽,一道彩虹悄悄地出現在喧囂的倫敦街頭。

剛開始的時候是真的沒有膽量去問陌生人,因為真的很害怕。後來試了幾次,知道要先解釋我們是在做學校的作業,大部分的路人就比較會釋出友善的態度,來回應我們的需求,並願意讓我們訪問!很幸運地,在這一路摸索的過程中, 沒有遇到不友善的人欸! 就只有被拒絕訪問,或有些人會說他現在很忙不方便,或是他不想要拍照! 因為作業中的一項重點是要拍她們的穿搭,一定要有照片才算是完成,老師也規定不能找學校裡的同學!所幸,我能即時調整心態,再加上許多練習,終於慢慢地找到一些方法,可以讓自己更快進入狀況,來面對倫敦繁華的城市和陌生人,並順利取得街頭時尚訊息,完成任務。

倫敦的二手市集是個適合尋寶的地方,我和兩位同學在這兒拍下酷酷的黑白照。

我和我的酷酷室友們,平常大家各忙各的,好不容易找到一天,終於把所有人都湊齊了。

在倫敦念書的一年裡,我逐漸習慣了沒有爸媽陪伴在身邊的日子,生活中的大小事都要自己處理,比如:煮飯、洗衣服、整理房間等事情都要自己獨立完成。在適應新環境的同時又要兼顧課業,這對剛開始在這裡一個人生活的我來說沒有那容易,因為在家裡的時候大部分家事都是爸媽在做的,嘻嘻!

某個週六和同學去 逛 Borough Market 吃東西時, 看到一處可愛的小菜攤,上面擺了各式各樣的蔬菜,令人覺得十分親切。

因為人生地不熟的緣故,第一年選擇住學校宿舍,但這裡的宿舍沒有供餐所以前幾個月都還是以外食為主,偶而會自己下廚煮很簡單的菜 ,之後便慢慢地進步到三餐都會自己料理。在這裡我也認識了來自不同國家的室友,其中幾位我們常常會在廚房一起煮著各自的晚餐,然後一起聊今天在學生發生的趣事或是不開心的事。

某個晚上去參加同學的生日趴

雖然我不是基督徒, 偶而我也會參加教會的 meeting, 認識更多的好朋友。

而在聊天的過程中,不知不覺也提昇了自己的英文口說能力,讓自己可以更順暢地用英語表達意見,並和別人深入溝通觀點。我想,這段日子以來,我已經歷一次精神上的蛻變,現在正以全新的面目和心情慢慢地融入英國的生活,並全力啟動學習模式,在倫敦時尚氣息中深呼吸。

 

 


 

瑞士之旅日內瓦驚魂

       撰文/林貫文

 

 
小時候就我記憶所及,父親常會提及他曾在瑞士工作10個月的事,所以自幼我就對瑞士有很大的憧憬,一直幻想著瑞士的種種。

 

通往玫瑰園的小徑

 

6歲那年,我第一次到歐洲旅行,踏上有「世界公園」之稱的瑞士,雖然當時年紀很小,但還都可以記得大部分的行程,深深感受到瑞士真是一個非常迷人的國家。之後,高中時也陸續到過瑞士遊玩,但由於父親在瑞士郊區工作,所以我們去拜訪的地方多是一般遊客較不熱衷的景點,例如:薩甘斯(sargans)、布克斯(buchs) 等。

從玫瑰園俯瞰伯恩舊城區


去年10月底,有次家人餐敘時,姐姐突然提議她有10天的年假,便詢問全家人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她帶著半開玩笑的心情說好久沒有一起去歐洲了,在談笑之中這個旅遊的話題也就無疾而終。但是,令人驚喜的是,隔天晚上父親突然跟我們再三確認大家的年假時間,之後竟馬上預定前往瑞士的機票,開始著手規劃歐洲的旅行。

蘇黎世市區

我們姐弟倆已去過瑞士鄉間三次但都沒有去過大城市,這次便執意要去見識一下具代表性的城市,例如:蘇黎世、伯恩、日內瓦、瑪特洪峰等地及景點。這次旅行不管是交通、住宿、觀光行程都是我和姐姐聯合策劃的。印象中的瑞士是那樣的美好,父親也很放心地讓我們來安排所有的行程。

蘇黎世街景

時間飛逝,很快的就到了要出發的這一天,搭上喜愛的國泰航空,前往蘇黎世,經過近16小時的飛行,終於抵達蘇黎世機場,迎面而來的是零下的低溫,一下子還真不太習慣。第一天的行程是蘇黎世市區及伯恩舊城區,夜宿日內瓦。晚上抵達日內瓦的時候,可以明顯感受到屬法語區的日內瓦跟德語區的蘇黎世及伯恩的人民有很大的不同,似乎不太友善,但當時我們也沒多想,大家只想趕快吃玩晚餐回飯店休息。

聖彼得教堂俯瞰日內瓦

 
第一個晚上睡得很舒服,第二天一早大家精神飽滿地出發前往日內瓦的聖彼得大教堂最有名的鐘塔,在這裡可以俯視整個日內瓦市區。買了票就開始爬階梯,舊教堂裡面非常窄小,爬起來還真需要費一點力,登頂後看到雷蒙湖最有名的日內瓦噴泉,就想趕快到湖邊去拍照,出了教堂就再思考要走哪條路回去湖邊。這時我們剛好看到一個公車站牌,就去看一下公車的時刻表,我眼角瞥到一位黑膚色的人,站在離我們大約10公尺遠的地方,當時我也沒有特別留心,看完時刻表後我們便決定步行回湖邊。

在教堂旁談情說愛的情侶

 
離開公車站牌走了約50公尺,突然那個非裔人士就前來與我們攀談,他先問我現在是幾點,我回答完後他便跟我握手,隨後他又很「自然熟」地與父親握手,接著他就不鬆手了,同時他竟然將腳伸到我父親的雙腳之間,從後方限制父親的步伐。此時的我還在想著湖邊的噴泉,一時之間也沒有反應過來。直到,身旁一聲淒厲的尖叫搭配著快速奔跑鞋子與石子路磨擦的聲音把我從幻想中拉回,這時爸爸已經追上去,邊跑邊大聲的喊著,搶劫! 搶劫! hold him! hold him! 我才知道為時已晚。眼見,身高約190公分的非裔「飛毛腿」瞬間消失在我們眼前,奄奄一息的錢包癱軟在地上,我們只能愣在那裏完全做不出任何反應,但是還好錢包只有放當天要使用的錢,沒有任何證件也沒有信用卡,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當我們全家人再走回去湖邊的路上,沒有人說一句話,大家似乎還沒從驚嚇中脫離出來。

 

玫瑰被凍結在水池,彷彿時間暫停了。

 
我隨口問父親一句,日內瓦報警要打幾號 ? 才發現原來我們真的太鬆懈了,連最基本的安全常識都沒有記下。接下來幾天的旅行一路上大家心理都是戰戰兢兢,雖然不致於壞了旅遊的興致,但是心裡面還是有一點疙瘩,一直回想著,該怎麼預防,當時真應該不要搭理陌生人的。瑞士是歐洲治安很好的國家,但這次我們真的太大意了。一直以來,瑞士,是我心目中最喜歡的國家,一直都覺得是很安全,不具任何威脅的,但是我們都忽略了這進幾年來日趨嚴重的難民問題。

象徵愛情的玫瑰在寒冷風雪中依然鮮豔綻放

 
回國後,問了幾位去過日內瓦的朋友,大部分友人對日內瓦近年治安不佳深有同感,也就漸漸比較釋懷。即使以前看了再多網路宣傳要怎麼防小偷,該怎麼應對,但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真的完全沒有辦法體會。現在,當我看到網路上很多人去歐洲拍照都要拿一個漂亮的包包,都會為他們捏一把冷汗。經過這次事件後,對於出國的種種經驗又多了一項,仔細回想起來,自己還算很幸運了,畢竟對方沒有對我們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脅,讓我有機會可以在這裡跟大家分享這個「難能可貴」的經驗。謝謝。

 

 


遠眺紐西蘭長白雲之鄉,位於南島的立特頓海灣  lyttelton  harbor,晴空萬里。

那年20歲的日常 in NZ

撰文/何姿慧 (Michelle)

I had been studying in New Zealand in my twenty. I met lots of friends  in Christchurch College of English Centre and I had a wonderful time studying there.

I’d like to share some experiences of living with homestay families and had a lovely 20 birthday party with all my friends and homestay families.

回憶難,不回憶也難,提筆寫下其中的輾轉更難。

基督城的海格麗公園 Hagley Park ,回憶中,鳥語花香綠意盎然的一角。

回憶起18年前在紐西蘭求學的生活點滴,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記得,當時我隨同長輩友人去基督城遊學,之後便獨自一人開始適應異國生活。記得剛出國時,英文程度並不是很好,所以決定先去語言學校Christchurch College of English Centre提昇英文能力。

Christchurch College of English Centre 教室一角。

語言學校的環境非常舒適,下課後我們還有student lab可以去聽錄音帶練習英文聽力,學校老師們都很有耐心,小班制授課,一班最多12~15位學生,每位老師透過遊戲的方式帶領我們學習。因為小班教學的緣故,在課堂裡的每個人都有機會開口說英文,師生互動頻繁是屬於比較開放的教學風格,學生們可以提出問題,或回答老師的問題,而我總是那個最沈默的學生,很怕被老師點名發表。很棒的是,老師會依照每位學生不同的特質來協助學習,老師也會適時提點我,慢慢地,我就比較有勇氣舉手回答達問題了,上課的氛圍總是充滿歡樂笑語。

下課時,常膩在一起的好友們:Ely(左一)印尼,前排依序是 Yui (泰國), Hiromi(日本),  Nin(泰國),Celeman(台灣)

在語言學校學生常是來來去去,短期進修後就返回自己的國家了。因此當時我認識好多不同國家的學生,例如:泰國、韓國、日本、中國和台灣。其中,以日本人居多,大家除了學習正式的英語,也得適應不同國家的英語口音。最有趣的是許多日本同學說英文時,都用日本語的外來語發音方式直接說出來,有時真得很難聽懂,但又覺得十分可愛。回首這段妙趣橫生的學習經驗,就更珍惜與同學相遇的奇妙緣份,然而,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物換星移,這些美好回憶我將永留心中。

the best friend forever

 

在這段特別的學習歷程中,我認識了一位非常投契的朋友Eva。我倆自踏上了紐西蘭領土的第一天就認識了彼此,我們友誼的緣份就此展開了。我們ㄧ起在語言學校學習,一起上課、吃飯,一起出去玩耍。更有趣的是─她的寄宿家庭就在我住處對面巷子耶,因為住很近便經常到彼此家中串門子!記得那時紐西蘭室內通話是免費的,我倆可以一講就是1~2小時,話匣子打開就有講不完呢!一轉眼間,我們也認識18 年了。現在,她已經是3個小孩的快樂媽咪,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庭。至今,我們一直保持聯繫,偶而在線上聊天閒話家常,便感到安心又開心。

寧靜的小船,停泊在記憶的小河上。

在紐西蘭就學期間,為了先讓爸媽安心,一開始我是寄宿在台灣朋友家。之後,當我逐漸熟悉紐西蘭的生活環境與文化,為了提昇自己的英語會話能力,因此依依不捨地離開了台灣寄宿家庭。

the second homestay family: Ron & Andean

 
在語言學校的幫助下,很幸運地,我找到學校附近一戶寄宿家庭,我的 homestay mom and dad,他們人都和藹可親,對我也很好像自己的女兒一樣照顧。每天我放學回家都會跟我聊天,讓我有機會練習 conversation. 我home mom是家庭主婦,她熱愛烹飪,也會利用空閑時間去學習異國料理,吃完晚餐後還有蛋糕或甜點和 cup of tea。但是就因為煮得太好吃了,我住進去沒多久,體重直線飆高,吹氣似地身體長得圓滾滾。寄宿家庭通常提供早餐及晚餐,但我 home mom,有時還是會幫我準備中餐讓我帶去學校。偶爾聽同學說,寄宿時遇到不好的待遇而換家庭,而我是因為暑假要回台灣,他們也剛好要去渡假,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選擇了離開。雖然離開了,但有空我還是會去探望他們。

 

the third homestay family : Heather &Bruce

 

因緣際會之下,我來到了第二個外國寄宿家庭,home mom Heather 是 midwife, home dad Bruce 是基督徒傳教士。平常home mom 要上班,所以都是home dad煮飯,在他們家是女主外、男主內的情況。Home dad所做的料理非常養生,蒸青菜(steam vegetables), 烤南瓜、烤馬鈴薯、魚餅( bake pumpkins, potatos, fishcake)等等。在餐桌上他會準備一籃調味醬sauces, 要什調味就自己加,他們吃得很清淡。偶而我也會為他們下廚煮飯,他們就開心得不得了,吃到不一樣的台灣料理。因為Bruce是傳教士,他們也會常常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國的人,所以他們很懂得如何跟人溝通。我最佩服他們的一點是,他們有一顆「無私奉獻」的心,只要知道有人沒地方住他們就願意提供住的地方,不收取任何費用,還會帶他們到處走走。

 walk along the beach with Heather ,Bruce and  friends

剛住進去幾個月,就迎來我20歲的生日,home mom Heather 提議要為我辦一場 birthday party,那是我人生中最特別的20歲生日,第一次有那麼多人幫我慶生耶!真的非常難忘也很感恩。當日,我home mom 一大早就開始忙了,為了party準備了很多食物,朋友們也帶了他們自己料理的家鄉菜一起分享,餐桌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異國美食a pot luck dinner,在party上來了很多中國同學,還有我之前 home stay family 也來幫我慶生,大家一起同樂,吃喝聊天,歡樂地唱著生日快樂歌。

my 20th birthday,難忘千禧年的20歲生日,許多在Christchurch College of English Centre 進修的中國同學,和前 home stay family都來幫我慶生,我用英文簡短地向大家致謝後,留下一張歡樂大合照。

Heather&Bruce 是我人生中求學中很重要的貴人,他們要經常幫忙 prview reading 我的文章,我才有把握交作業,我能夠順利大學畢業也多虧他們的長久以來的協助跟指導,他們是我人生中第二個父母。一路走來,我覺得我很幸福也很幸運,在異國求學路上遇到很多很多良善的人。

20th birthday party, my special friends, May & Celeman

 

如今,我已返台多年,投身新的職場領域,那些在基督城語言學校生活時難忘的點滴,以及美好的情誼,常在不經意間湧上心頭。還好,近年透過網路臉書找到 special friend May & Celeman,因此有機會提筆寫下這些內心的想法和情感,謝謝你們讓我找回沈澱已久的美好回憶,激發了我對人生不一樣的想法,展望未來,我將努力充實生活讓自己成為更棒的人。

 

 


  選了一條不一樣的路

     撰文 / 郭育仁

 

約莫九點的週日早晨,車頭輕巧的轉進了郊外的單車道,輾過的碎石相互摩擦著,發出的聲音一直很令人著迷。右手輕巧的變換著後輪的檔位,很滿意上個週末花了數個小時的調整結果。

 

突然的岔路在左手邊出現,單車嘰的一聲停了下來,跳下坐墊,模糊的路牌隱約可以看出,那也是一條回家方向的路。

 
可是,為什麼這條路不在地圖上?

 
躊躇著,看看手錶,中指與拇指習慣性地打了幾個響板,大概有了個決定。

 
路徑變得不同了。

 
兩旁的矮樹叢成了鬆散的松林,原本寬敞的碎石路變成了潮濕的泥道,風中除了濕氣,也帶來了一點點的池塘厚重的腥味。踩踏之間,褐色的泥巴從車輪濺上了小腿,心跳的速度慢慢的反映了坡度帶來的負荷。才幾分鐘的工夫,就出了森林。

 
還在喘,但很高興自己選了一條不一樣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