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哀冬國冷 「鶴」舞眾生癡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2003年1月號,有一篇介紹日本北海道冬季野生動物的文章,標題下的是〈霜哀冬國冷‧雪舞眾生癡〉。當初看到這篇時非常喜歡這個句子,裡面有某些深沉的意涵打動了我,但是台灣冬季的平原看不到雪,所以借這個句子稍微更動一個字,將雪改成鶴。文章篇首的第二張照片拍的是北海道雪川的清晨,一群丹頂鶴正在氤氳的霧氣中醒來,第三張則是一隻丹頂鶴冒著風雪準備降落的姿勢,彷彿在雪中行走一般。裡面每一張丹頂鶴的照片都令我讚嘆不已,而那年恰巧正好有一隻丹頂鶴飛到台灣。

這次則有4隻來到台灣,從頭頂的羽色判斷有3隻成鳥和1隻亞成鳥。休息地不過是溪邊的一小片稻田,溪邊的樹林和壟起的田埂提供了一處避風的地方,遠處的一畝田則有些零星的稻穗,可能是吸引牠們停留的原因。



丹頂鶴的飛臨在星期六下午被鳥人發現,星期天上新聞吸引了大批的觀賞人潮。我是昨天晚上看到網路上的消息才知道,今天趁著颱風來臨之前去看看,風雨大了些,人也少了些。雖然只知道大約的位置,但是圍觀的人車和拍攝的相機鏡頭,很快就讓我們找到了地點。 除了拍攝觀察的人之外,也有當地的居民來湊熱鬧,看著七八十歲的阿婆瞇著眼賣力地看著望遠鏡 ,突然有種莫名的感動。

掃街的阿桑和當地餐廳工作的一家人,拉著拖車,騎著歐兜邁也來品頭論足一番。



所有的人群都非常節制地站在路旁觀賞,為了保護這群遠來的嬌客,台北鳥會與當地的社區協會已經開始運作,希望建立一些讓丹頂鶴不受干擾的機制。

丹頂鶴是世界上僅次於美洲鶴數量第二稀少的鶴種,目前全球數量不到2500隻,在國際自然保護聯盟 (IUCN)的紅皮書中是瀕危物種,在瀕危物種國際貿中列入名錄一。

飛行姿勢優雅,展翼時才發現原來次級飛羽的末端是黑色的,收攏時好像有個黑色尾巴。




文章的第二段寫道:「日本人用『哀』這個字來形容美麗卻短暫易逝的事物給人的感受。這個字指的不是事物本身的脆弱或消逝,而是指它的消逝在人心中激起的情感。我們緊貼著欄杆,心中充滿喜悅與感激,只因為我們能在近距離欣賞如夢似幻的鶴群──而且正如夢幻一般,牠們很可能迅速消失。」

這群4隻的丹頂鶴會在這裡停留多久,沒有人知道,但這次風雨中的短暫相聚,已經在我心中留下深刻印記,雖如夢幻般卻不會很快消逝。

希望能有機會再一次看到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