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中張望-又見巴鴨

撰文.攝影/琥珀

影片/ 恐龍

多年來,一直很少到關渡自然公園賞鳥,歲末來訪,竟是閉園的星期一,我和恐龍只好登上自行車步道旁,對著一窪小塘遠遠地在風中張望。

不久,幾位不相識的鳥友紛紛為我們提供當日鳥況,一位身著休閒服的女士正忙著調整單筒望遠鏡,她熱情地招呼我們:「哎呀!剛剛有猛禽飛來,雁鴨們都躲起來了。你們在這兒等一下,等一下牠們就會游出來了。」我好奇地問:「對面的小池都躲了哪些雁鴨呢?」只見她經驗老道地一一點名:「今天有小水鴨、花嘴鴨、琵嘴鴨、羅紋鴨和一對巴鴨。」「啊,巴鴨,真的嗎?」我的心立刻被「巴鴨」兩字鼓搗出興奮情緒,腦海秒閃出2008年在韓國錦江口度冬地觀察約35萬隻巴鴨群飛的旖旎風光。由於當時天色昏暗,江面遼闊,怎麼都無法看清巴鴨的長相。然而,此時由西伯利亞南下度冬的巴鴨(英文名:Baikal Tea)(學名:Anas formosa)正隱身在關渡小塘的草澤中,面對這個不期而遇的機緣,我竟有點兒不知所措   。

晨光和煦,偶有陰霾雲層襲捲,車道上傳來陣陣笑語,男女老幼的自行車騎士一陣呼嘯過一陣,我設法忽略身後澎湃飛揚的喧鬧,氣定神閒地倚守欄杆望向草澤空缺處,恐龍高舉相機,我手拿雙筒望遠鏡,兩人仔細掃瞄小塘的動靜。只見淺灰色的水光中,慢慢出現幾隻悠遊的小水鴨,眼前一隻琵嘴鴨左右揮動扁平如小鏟的嘴喙,正忙著進食。花嘴鴨黑色嘴喙先端的一個小黃點,看來十分滑稽。在小池中體型較大的就屬羅文鴨了,牠們安靜優雅地遊在小池中央,雄羅文鴨頂著一頭栗色和綠色泛著金屬光澤 的繁殖羽  ,襯著飾有細波紋的灰白羽色  ,端莊優雅令人驚豔。

不一會兒,俯身在單筒望遠鏡前的女士歡聲宣告:「出來了!出來了,巴鴨,一雄一雌,快來看。」她慷慨地讓出望遠鏡邀我仔細觀察。我懷著感謝的心情立馬湊上前去,只見鏡頭中的巴鴨夫婦現身在小池最前方,隱身在幾根綠草後。左邊是雌巴鴨,牠嘴喙基部兩側的白色圓點,如同鳥類圖鑑書上描述一般精準無誤,如今親眼相見,牠那暗褐體色配上臉頰白色月形斑,卻別有一番羞怯的喜感。右邊的雄巴鴨,臉部鮮明的黃和綠色彎月形斑紋,呈現出戲劇感十足的「太極」圖案,活脫脫是個京劇中的大花臉。我心滿意足地看著巴鴨夫婦一前一後慢慢游出鏡頭之外,也望向正在錄影中的恐龍,看他仍專心追拍著這對遠道而來的嬌客。

時近中午,即使沐浴在關渡晴暖的陽光下,草浪翻飛,水波盪漾,但我的心卻仍盤旋著錦江口的冷冽晚風和彩霞,還有巴鴨夜棲前如煙霧翻湧的黃昏之舞。原來,人生某些難忘的時刻,或燦爛天光,或剪影人物,都會以層疊模糊的樣貌,反覆出現在不經意的瞬間,哪怕時空歲月的阻隔,使人再也看不清那曾經鮮明的五官,但我依舊能記起那綣繾幽微的冬日氣息。

【相關連結】

http://yafun.com.tw/2008南韓候鳥之旅-群山錦江河口與有父島